序章

下一章:第一章 初见底比斯

努力加载中...

“拉美西斯二世……”艾薇捧着一本书,读出这样一个名字,水蓝色的大眼睛扫了一下坐在对面看着自己的艾弦,眼睛一转,调皮地笑了起来,双手向前一伸,合上了书本。

年仅二十六岁的艾弦,有着来自父亲的水蓝色双眼,和来自母亲的黑发,在刚接任公司执行总裁的时候,他的年龄和身份曾召来无数非议。然而短短四年,他就充分展露了自己的商业天分并有力地建立起他在这个帝国中无可取代的地位。

艾薇瞥了艾弦一眼,鄙视了一下他突然转换话题的行为,但她还是答道:“虽然我了解得不多,但是还足够给你讲个大概啦。他残暴,凶狠,是古埃及王朝最后一个繁盛时期的统领者;他善于征战,善于统治,成就和中国的康熙大帝差不多;他有几百个老婆,一百来个儿子,是古埃及难得的高寿者;他喜欢讲排场,什么都要求大,大宫殿,大寺庙,大塑像,大祭祀……”

艾弦不以为然地说:“那么想去的话,随时都可以去啊。”

艾弦笑了,隔着桌子,轻轻地拍了拍艾薇的头,“薇薇,我知道你在期刊上发表了一篇很好的论文,但是我不懂埃及历史,不如你讲给我听吧。”

艾弦哭笑不得地轻轻叹了口气,莫迪埃特侯爵对艾薇的溺爱是出了名的,或许这样对自己这个小妹妹也不是什么好事吧。虽然是这样想,他的大手却依然不自觉地抚摸着艾薇的头发。其实他也是非常宠爱艾薇的!记忆里,艾薇要求的一切,艾弦都不曾让她失望过。

不管她多么不希望这件事情发生,不管她多么不希望听到这样的消息,他还是要离开自己,永远地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了。

那不就是遗物了?艾薇吐吐舌头,连忙把思绪集中回来,看向那只特殊的镯子。视线难以移开,这只镯子实在太漂亮了。黄金的手镯合贴地环绕在她瘦小白皙的手腕上,仿佛具有生命一般。

“我才不要用你们那一套。”资助?名誉?不,如果她要靠这些进入梦寐以求的学府,她宁愿放弃。

那一刻,艾薇愣在那里,就好像有一张网将她套住,使她动弹不得,只能呆呆地听着艾弦说下去。

她或许听错了吧。

她就好像一个白瓷制成的娃娃,精致得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纯净的金发,笔直的发线,清澈的水蓝色双眸,深邃的眼窝,浓密卷曲的睫毛,小巧的鼻子,玲珑的樱唇。她的存在就好像世界上最动人的奇迹,她是父亲与远逝于亚洲的母亲最为宠爱的宝贝,也是他最为珍视的无价之宝。

哈比女神,请您再次眷顾我,把我带到她的身旁。

很多人猜测,在莫迪埃特侯爵的众多儿女中最受重视和遭人嫉妒的,应该就是艾弦了吧?

“新王国时期第十九王朝非常有名的君主,骁勇善战。”

大名鼎鼎的莫迪埃特侯爵世家代代住在这里。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件制作精美的首饰。那是一只看起来年代久远的手镯,时间在它的身上留下了残旧的印记,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它高贵的形态。那手镯就好像一条美丽优雅的蛇,而蛇的眼睛则是一块色泽异常漂亮的红色宝石。艾薇看着,视线仿佛被吸住一样,难以从镯子上移开。

“这是拉美西斯二世送给他的宠妃——奈菲尔塔利的礼物……据说是从盗墓者那里高价买来的。”艾弦在一旁解释着。

“你了解的已经不少啦。”艾弦赞赏地看着自己的妹妹,“那么我来考考你,你知不知道他最宠爱的王妃叫什么名字?”

她的心就好像要被刀子割开一样,原来这就叫做心痛吗?

“奈菲尔……塔利?好长的名字,记住它简直是在浪费我的记忆体容量!”艾薇笑着,猛地站了起来,调皮地绕过桌子,一下子走到艾弦的身边,“奈菲尔塔利,我记住了!有没有什么奖励呀?”

瞬间,她突然感觉到,手腕上的这个东西,好像原本就是属于她的一样,让她感到那样熟悉。那由红宝石制成的蛇的眼睛,就好像具有灵魂一般,直直地看着她,让她的心底莫名地泛起丝丝不安。

艾弦微笑着看过去,水蓝的眼睛透出柔和的光芒,带着几分赞许落在眼前拥有同样美丽双眸的妹妹艾薇身上。

艾薇就好像崩溃了一样,泪水如同决堤,从眼角争先恐后地淌下,滑过她白皙的脸庞,滴落在小臂上那只古老的手镯之上。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碎掉了,她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就在这一刻,艾薇左手腕上的古老手镯仿佛与她的情绪发生了共鸣,骤然间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整个屋子里顿时金光四射。

伦敦近郊宝贵的空地上,伫立着一座年代久远的城堡。严格对称的建筑风格,略受时间侵蚀的墙壁上爬满了深绿色的爬山虎,手持长剑的铜质骑士骄傲地站在院子中央,注视着眼前厚重的铁门将院子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

他将手中的雪茄放到一边,小心地不让烟雾飘到她那一边。

艾薇的表情突然僵住了。

她自己安排着自己的路,一步一步,就那么走了下去。

“艾薇!艾薇!张开眼睛,看看我!”艾弦焦急地呼唤着艾薇的名字,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的身体随着那神秘的光芒变得若隐若现起来。她就好像被一张由光织成的幕布层层包裹住了,逐渐变得看不清楚了。他慌忙冲上去,想拉住艾薇,但是他却扑了一个空,差点撞到墙上。

这一代的莫迪埃特侯爵颇具名气,不仅因为他与皇室的交往异常密切,还因为他是欧洲第三大商业实体艾氏集团的大股东,而更为传奇的是,自四年前指定执行总裁后,莫迪埃特侯爵就再未出席过任何一次董事会、股东大会,宛若游离于这个集团之外,将罢免执行总裁的权力和公司的重要决策权全交授给了其他人。然而艾氏集团的经营,四年以来,从未遭到诟病,反而如鱼得水,每次报表下来,都可以让董事们乐得合不拢嘴。

“艾薇!快把手镯摘下……”艾弦大声地喊着,但这声音却仿佛在半途中被光芒吞噬了,到达不了站在光芒中央的艾薇。她抽泣着,身体很快就被逐渐变强的光芒包围起来。手镯上的蛇的眼睛冰冷地注视着艾弦,仿佛带有些许警告的意味,但是很快,这一切又都随着那些光芒从他视线中隐去了。

“我已经二十六岁了,随着家族的生意越做越大,父亲那边也给了我很大的压力。”艾弦顿了顿,好像在寻找更多的理由来说明这件事情,“米娜是一个美丽而富有魅力的女孩。”

欧西里斯神啊,请您庇佑我,让我再次拥有来生。

艾薇看着自己手腕上美丽的镯子,不由得发出啧啧赞叹。确实不一般,冲着这么漂亮的首饰,她也就不好追究弦哥哥没有来给自己庆祝生日的事了吧?她偷偷抬起眼看了一下艾弦。黑如浓墨的头发柔顺地搭在额前,冰蓝的双眼带着温和的笑意,秀气的脸庞却又不失几分英气。哥哥实在是太英俊了,应该没有女生会生他的气、埋怨他吧。能得到他送的生日礼物,一定会有很多人羡慕自己吧。

“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一个三千年前的君王那数百名老婆其中的一位叫什么名字啊……”

她不屑于自己家庭显赫的背景,也不愿意接受父亲和哥哥平白给她铺好的一切道路。照她自己的话说就是,简单地继承一份庞大的家业,远没有凭借自己的能力真实地去经历一场战争来得刺激。不管那是什么样的战争,只要能让她热血沸腾,便是她想要的。

因为她听不懂哥哥在说什么啊!

这本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但是这个执行总裁却是出乎意料的年轻。并且,这个年轻的商业新星,只不过是莫迪埃特侯爵的私生子。

奇异的光芒将艾薇紧紧包围了起来,她立于其中,不可自抑地流着眼泪,视线被泪水模糊了起来,她全然沉浸在难以抑制的伤痛之中。

其实不然,在莫迪埃特侯爵的眼中,艾弦虽是值得重用的,而他的宝贝小女儿艾薇,才是他最宝贝的掌上明珠。在这家族斗争不断的侯爵世家中,莫迪埃特侯爵也好,天之骄子艾弦也好,两个人最关心的,就是那个聪慧、美丽、可爱的女孩——艾薇。传说中,莫迪埃特侯爵已经先立下了遗嘱,要将三分之二的财产留给艾薇,而艾弦也已经表明,在接下来艾氏集团的发展中,艾薇将是他想要培养的第一人选。因此,羡慕艾薇的人有无数,想要害她的人更是无数。

埃及的众神,请听到我的祈求——

然而艾薇却并不在意父亲和哥哥主动要给自己的一切,她坚持着自己对宏观经济理论的研究,并很快崭露了自己在学术界耀眼的光芒。她十七岁生日的时候撰写了一篇名为《关于古埃及经济结构和奴隶制的思考》,在杂志上发表后很快获奖,也很快引起了剑桥大学的注意,询问她是否愿意提前入学。

又是那种学院派的自傲,艾弦笑了,伸手摸了摸口袋中打算送给艾薇的礼物,自然地转换了话题,“那么,薇薇,刚才说到拉美西斯二世,你再给我讲讲他的事吧。”

艾弦的表情依旧是那么温和,他看着她,就好像在看世界上最珍贵最可爱的事物,“奈菲尔塔利,一个美丽的名字。”

虽然不是最伟大的法老,但是他却是最喜欢搞场面的人。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初衷,他非要留下这么多东西到后世呢?——艾薇忍不住在心里想着。

“三个月后,和米娜。”米娜是艾弦交往了两年的未婚妻。艾弦移开了视线,不去看艾薇的表情。他一口气把话说完,就好像自己一停顿,便无法继续说下去了。

艾弦又摸了摸她的头。他习惯这样摸她的头,当她在他身边的时候,那是一种难以说明的心情,他却不敢追问自己原因。

“我就知道弦哥哥不会像爸爸那么有耐心。”她有点不满地撅起嘴来,将双手拿着的期刊重新打开,闷闷地说,“这不是关于埃及历史的探索,我对历史一点儿也没有兴趣。我真正想要研究的,其实是奴隶社会的经济制度,这次不过是为了让那群老学究看上眼,我才特意选择了一个所谓有‘地域性’特色的题材……”

一分钟后,房间恢复了平时的样子。艾薇不见了,只剩艾弦一个人站在那里,好像艾薇和那只手镯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似的。

太阳神“阿蒙·拉”渐渐沉入了河底,晴朗的天空被染上了悲壮的深红。泛滥中的尼罗河用她宽厚雄浑的波澜,深情地拥抱着每一寸土地,为埃及带来无限的生机。大海与沙漠将守护着这片神圣的国土,让那黄金一般的圣地永远地存在于诸神的庇佑之下。

“我真希望他们能快点给我安排提前入学的考试。”艾薇轻轻地说。她已经不想再待在高中,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希望能立即呼吸到那充满学术味道的空气,她渴望更多的知识,或者说,她渴望更多的挑战和前所未有的新鲜经历。

“知道拉美西斯二世是谁吗?”她问。

“然后呢?”

艾弦趁她发呆的时候,拉过她的手,温柔地替她将手镯戴上,“前几天去埃及,路过了一家神奇的古董店,看到这个东西真是很漂亮,所以就买下来给你了……就算是之前错过了你十七岁生日的补偿吧。”

阿蒙神啊,请您保护我的灵魂,飞渡到遥远的来世。

“同时,能和她结婚,也会给我的商业帝国带来积极的影响。艾薇?”艾弦终于忍不住看向艾薇,却骤然发现,她平日调皮的笑容都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从眼角滴下的大滴的泪水。他曾想到她也许会哭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她会哭得这样让他心痛。

艾薇不是个顺从的女孩。她坚持自己的路线,有的时候几近固执。

赫拉斯神啊,请您赐予我勇气和战斗力,让我再次为保护我的疆土而战。

“拉美西斯二世,埃及古人。”他回答。

难道他真的要结婚了吗?

“还有呢?”

尼罗河,我的母亲,我和她一同饮下这生命之水,约定再会亦不忘却往生……

“艾薇……”艾弦踌躇地看着她。艾薇仍旧沉浸在那个奇妙的镯子之中,漫不经心地点了一下头。艾弦温和的笑容渐渐消失,眼神中闪烁着犹豫。他看着艾薇专注的神情,思考半晌,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说:“我要结婚了。”

听不懂……

2006年,英国,伦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