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回到未来

上一章:第三章 尼罗河祭典 下一章:第五章 关于艾薇以及艾弦

努力加载中...

“你纳她为偏妃对国家很有好处,这样做很对啊。”

那英俊的脸上又看不到一丝表情了。她已经知道他的答案会是什么了。对于一个古代的君主来说,婚姻只是一种工具,如果一次婚姻能带来领地、权力、金钱或者气势,那么这次婚姻就是成功的,就是值得的,就是正确的!

“该死!她怎么会在这里?”比非图暗自咒骂了一句,把酒杯扔给身后的孟图斯,快速起身追了过去。

“够了够了!闭嘴!闭嘴!我不懂你说什么!!!”比非图终于失去了日常的冷静,狂乱地摇着她的身体。那种无情的可怕的话语简直要把他的心撕碎了,“奈菲尔塔利,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所有的一切!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样残忍?”

为首的马特浩倪洁茹听到埃及王的呼唤,缓缓地将头抬起来,不屑地说道:“杀了我。”

那一刻,马特浩倪洁茹没有血色的脸变得更加惨白,细微的冷汗沿着她姣好的脸庞流了下来。

“王儿,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公主吧,她就是赫梯王国的第十七公主,马特浩倪洁茹。”

比非图突然觉得自己手臂中的奈菲尔塔利变得轻盈起来,或者说,宛若化为空气一般。他注意到了她左手正在发亮的镯子,本能告诉他,那只手镯会带走艾奈菲尔塔利!他连忙伸手过去,想扯掉那只他送她的镯子。但是明明看到自己抓到了手镯,却如同摸到空气一样扑了一个空。

艾薇从远处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就好像在看古代宫廷电影,那种凶狠、残暴的神情并非演技。一丝寒冷从心底渐渐升起。无怪乎比非图对生死丝毫不以为意,父亲是这样的凶恶,身为儿子,自然会受其影响。她又看了看比非图,果然没有一丝表情,与周遭脸上略带恐惧的大臣与王子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转过头去,只见马特浩倪洁茹脸上已经不带血色,她只是咬着嘴唇,强撑着自己几乎站不稳的身体。

……

在另一个方向,艾薇远远地看着比非图,右手紧紧地扣在腰间的布袋上。布袋之中,蛇形的黄金镯正静静地躺在那里……

民间的传闻都说第十七公主何等的美貌,稍微有些思想的人更意识到将她纳为王子偏妃一举,在对敌国的气势上也是一种无疑的胜利。因此,民众们更是雀跃不已,他们期盼着这一幕真正地实现。那种近似疯狂的欢腾气氛即是来自于艾薇曾经在论文中提到的支撑社会的精神动力——盲目的君主崇拜吧?这种力量与宗教相当,巩固了君主不可侵犯的神圣权威。

她仰天叹了一口气,将手镯从袋子里拿出来。

“不用做这种小买卖,一两个小小的城池为父根本不放在眼里。况且,把公主换回去后,赫梯一样可以发动边境战争,撕毁条约,夺回领地……然而——”野心家的神色出现在塞提一世略显苍老的脸上,“赫梯迟早是我埃及的领土。我将率领千军万马,直捣其首都,将他们的王座踏在脚下。到时候,几个公主又算什么,几个城池又算什么?!”

若一切都宛如是一场梦,醒来也未必会有所感觉。

令人跌破眼镜的是,塞提一世从嘴边渐渐扯出了一丝微笑。虽然年事已高,而他依然炯炯有神的双眼里放出了奇异的光芒。那是一种带有一点冷酷、一点血腥以及一点邪恶的嘲笑。

西曼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高举手中的酒杯,艾薇那一刻很担心他会因为过度兴奋而摔倒在地。他高声道:“陛下万岁!埃及万岁!”

艾薇的心,狠狠地紧缩了一下。

她——丢尽了祖国的颜面。

此时在王座边上的比非图,正无聊地接受众臣的祝酒,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有一丝不安。他下意识地扫视混乱的人群,刚才好像感到奈菲尔塔利在看自己,但是她又怎么会在这里。思考之中,他的视线停在了被头巾、面纱裹得严严实实的艾薇身上。

然而这时,身为塞提一世最宠爱的王子,大埃及的摄政王子,未来的法老王,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犹豫了。

塞提随手拿过使者贡上来的一个制作精美的陶土人像,将手臂伸到胸前,半晌,轻轻地将手放开,那人像便坠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人像上精细的花纹和奢华的宝石转瞬就七零八落,散开在塞提一世的脚下。

啊啊,被抓住了。她的脸因紧张而皱成一团,等了好一会才敢慢慢地将眼睛睁开,却望进了比非图充满怒气的琥珀色双眼中。

光芒逐渐强大,温柔地包住了艾薇的身体。那四射的光线刺得比非图睁不开眼睛,只能惊慌失措地大叫:“奈菲尔塔利!这是这么回事?!不许你消失!奈菲尔塔利!!!”

“我……我想回家。”

“没有一点点不希望我娶她?”

艾薇抚了抚左手的手镯,轻轻叹了口气,虽然如此,但是她又怎样才能回到现代呢。

“哈哈!”塞提一世非常得意地笑着,“任性的马特浩倪洁茹啊,为了逃避父亲给她的指婚而来到了边境城市,结果卷入了我们的战事中,被俘虏了回来。”

或许对于一个平民来说,这样的处理是一种提升,至少衣食无忧,而对于自小万千宠爱的她,塞提一世的处置让她感到羞辱,而且颇具政治威慑意义。如果这个消息传回了赫梯,她将永世没有颜面返回祖国,并会被赫梯王国的臣民们加以唾弃。虽然这一切并非全部事实,但是传出去,却依然会令人误解。

这次,比非图的表情终于发生了些微的变化,“第十七公主?据传那是赫梯国王最珍爱的公主,身为敌国的公主,为何会……”

艾薇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个美丽的公主确实聪明,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样悖逆的话语,无疑是寻死。从之前的反应看来,她还是很害怕死亡的,或许是身处深宫的娇生惯养让她不管在任何场合、任何情况都能不假思索地说出心中所想吧。

然而此时,在底比斯奢华宫殿的庆典大厅里,那些被崇拜的王族和权贵却并没有像民众一样带着疯狂的欣喜,反而有一种奇妙的气氛游离在空气之中。

“究竟是该向埃及示好,还是支持赫梯呢?”

比非图不发一语,没有立刻听从父王的指示。

比非图慢慢地站起身来。

马特浩倪洁茹怔怔地看着塞提,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艾薇慢慢地将左手伸出来,将黄金镯往上戴。

“我要是不打扮,以我的长相肯定引起骚动了,卫兵还有你的父王也不会让我看这个热闹了啊。”

在座的众使者议论纷纷,均为塞梯一世这种侵略性的宣言而感到诧异。面对着众多国家的使者,这样的宣称无疑是一种失礼和耀武扬威。然而另一方面,在座的埃及臣子的脸都因兴奋而涨红起来。

而塞提一世轻描淡写道:“王儿,还不快将你的小妾收回偏宫去。”

“埃及王真是狂妄啊!”

她的自尊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何况她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感情还不及对弦哥哥的万分之一。

在场的大臣们一阵欢呼。比非图霸气的宣称,直接昭告了埃及的强大。那些犹豫中的使者们不由得也被这样的话语震慑了,他们支持埃及的决心也随之坚定了许多。

这次来到古埃及真的是很有收获,终于可以亲眼目睹自己做梦都想不到的光景。奴隶社会、君主崇拜、宗教还有古建筑,回去可以给弦哥哥讲一讲了,他一定会大感惊奇的,连下一篇论文该写什么她都想好了。艾薇笑了一下,但是心中却始终无法雀跃起来。

“啊!”她闭上眼睛尖叫了起来。这个时候必然是要摔倒了吧?别太疼就好噢。

比非图同艾薇一样敏锐地察觉到了隐藏在过分欣喜之下各国使者隐隐的躁动。与仅仅具有军事才能的父亲不同,在处理政事和外交方面独具天赋的他已经感觉到刚才塞提一世的言语不妥,而西曼等老臣在此时的煽风点火更是令他心生不满。在他犹豫是否要想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打圆场的时候,被俘虏的公主却开口了:

突然,黄金蛇的红宝石双眼开始闪起了奇异的光芒。

“你还是那么想离开我?因为什么?因为那个马特浩倪洁茹吗?那只是一场政治婚姻啊,我可以把她打入冷宫,永远不见她!奈菲尔塔利,我只在乎你,你留在我身旁吧。”年轻的王子慌乱了起来。虽然奈菲尔塔利就在自己怀里,但是他总觉得她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一种不安的感觉慢慢侵蚀了他的心,他不由得加大了双手的力道。一向冷静的他,在这一刻也难以控制那恐惧的心情。只要她能留在他身边,那么,怎样的承诺都是可以的!

比非图终于开口说道:“马特浩倪洁茹,赫梯国第十七公主,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偏妃,如果你做出对我埃及不敬的事情,我定让你万劫不复。”

最后一个念头在心中闪过,艾薇失去了意识。

底比斯的民众在今夜格外兴奋,家家户户都点着欢庆的火把,若是能高空俯瞰,底比斯此时俨然已变成了一片由火光交织的海洋,洋溢着欢歌笑语。这不仅是为了庆祝尼罗河泛滥依旧,更是为了塞提一世御驾亲征,在与他们若干年来的宿敌赫梯帝国的战事中获得的全胜,更有赫梯国最高贵的第十七公主落入了塞提一世的手中,即将成为法老之子的偏妃。

整个厅里都充斥着欢笑,大家都在互相交谈、敬酒,那个人为什么独自站在那里?比非图不由得更注意地看着她。那一刻,艾薇也正无助地抬起头看向他。这一次,比非图看到了,那双独特的水蓝色眼眸。

“杀你,与毁坏这个人偶,有何区别?”

“马特浩倪洁茹,我不会现在就杀了你。我要让你成为我儿的偏妃,并永远不会给你正式的迎娶仪式,让你赫梯国蒙受这种耻辱——号称开国以来最美丽的第十七公主,只能没有名分地做我埃及王子的小妾——而且还是逃离了父王的指婚,自愿来到埃及的!”

“我……”

难道这个时候,他能想到的就是在物质上给她满足吗?艾薇轻轻地叹着气。不能否认,有一刹,她以为自己真的对他动了心。但是,三千年的时空所造成的观念上的差异就好像鸿沟一样将两人划开。在庆典上,她已经充分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从她戴上手镯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决定,将她的心对这个人永远封闭起来,将这段荒谬的邂逅永远埋葬在记忆当中。

“你也没说我一定不能来啊。”艾薇的声音更小了。

相反,马特浩倪洁茹几乎已经昏倒在地上,被奉命上殿来的几个埃及侍女强行搀扶了下去。塞提一世满意地点点头,抬抬手,“将余下赫梯俘虏全数关入地牢,明日处死。各位——庆典继续!”

“噢,父王,这十分有战略意义啊……”比非图放低声音,贴在塞提耳边说道,“可以以她为筹码,与赫梯谈判,要求以城池来换。赫梯国王如此珍视第十七公主,他一定会同意的。”

“没有啊。”

“啊,看到了,赫梯的公主真的好漂亮噢。恭喜你了。”艾薇轻轻地笑笑。

“埃及的强大真是让人头疼啊,即使埃及的军事实力有多么强大,在外交上也该注重一些礼节吧。”

各国的使者全都收起了议论的声音,全神贯注地等着看埃及王室的笑话。塞提一世转向他,不解中带有几分恼怒。

艾薇怔怔地盯着它。那种熟悉的光芒,难道……

艾薇摇了摇头。为了国家着想,以后他必然还会迎娶第二个马特浩倪洁茹,第三个马特浩倪洁茹……难道全部打入冷宫?如果是为了巩固国家政权而迎娶的呢?况且,骄傲的她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甘愿成为某一个男人众多妃后中的一名的。即使那个人是弦哥哥,如果他结婚了,那么她也一样,只能含泪忘记他。

“愚蠢的埃及国王,恐怕在我变成碎片之前,你的狂妄就会先给自己筑好黄金的坟墓。”

艾薇没命地跑着,离开了大厅,跑到了人迹稀少的祭祀台。过长的裙子,让她难以完全放开步伐。她能感到身后的比非图越追越近,怒气也好像正在随之逼近。他为什么生气啊?艾薇带着不解,本能地更努力地跑起来。突然,脚下被长长的裙摆绊了一下,她不能控制地往前倒了下去。

可是一秒钟之后,身体并没有如她所想的一样接触冰冷坚硬的地面,反而落入了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臂当中,紧接着一声激烈的怒吼让她几乎聋掉:“奈菲尔塔利!!!”

比非图,你在犹豫什么呢?在她正在思考的时候,突然发觉比非图的视线再一次扫向她这里。在那英气四溢的眼眸中,她看到了一丝转瞬即逝的悲伤。他在想什么呢?能够迎娶这样美丽的公主,应该很快就会忘记以前对自己的迷恋和强求吧。那种扭曲时空的接触,本来就是错误的啊。忽略掉心中莫名的空虚感,艾薇轻轻地抚着袋子里的手镯。

她的嘴唇微微抖着,双眼空洞地盯着塞提一世。

比非图伸出双手示意在场的众人安静就坐。

“你为什么要乔装打扮过来,又不让我知道呢!!”

艾薇慢吞吞地小声地说:“不是你非要让我跟着来看祭典的吗?”

“所以,你都看到了?”他试探地问道。

大厅里的气氛一下热络了起来,刚才尴尬的沉默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使者、大臣们纷纷互相敬酒。混乱中,艾薇将手镯戴到了左手上,静静地等待光芒将她吞噬。然而……

过了半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丝惶恐终于攫住了她的心。在她的心中此时只有一个念头上:回不去了!

众臣跟着站起来,随着西曼的呼唤,向塞梯一世献上祝福。使者们脸上虽带着几分不满,但是也都只好跟着敬酒。但是不满的情绪随着小声的抱怨弥散开来。

艾薇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不可能对你有那种你期望的感情,我来自你不能想象的地方,我们本不该有任何交集,况且我心中……”

塞提一世笑笑,轻轻地止住了比非图的话。

然而接下来的话,让他几乎掉入了绝望的深渊。

“奈菲尔塔利?”比非图声音不再那样中气十足。他从来没有这样惧怕过,因为某种未知的情感而惧怕。

她看回了年轻的法老之子。

“什么?”比非图仿佛溺水的人得到了一株救命的稻草般,紧紧地抱住艾薇,双眼紧张地盯着她,“你要说什么,奈菲尔塔利?你想要什么,奈菲尔塔利?!”

果然如艾薇所想,这句不知天高地厚的批判就好像在水中投下一颗巨石。使者们噤声等着看好戏,大臣们骤然群情激昂,而塞提一世的脸上却如同结冰一般。

“奈菲尔塔利!你为什么没有老实地呆在寝宫里!”

比非图暗自松了一口气,或许这样父王就会把她流放或者杀死,而不会强迫他接纳这样一个麻烦的女人成为自己的妃子了。

“糟糕!他发现了!”艾薇心中大叫不好,一时间慌乱压过了理智,她当即转身往厅外跑去。

比非图究竟在犹豫什么呢?艾薇在人群中看着他。从之前的对话中,她已经听明白了埃及和赫梯之间的利害关系。虽然塞提一世确实没有什么外交头脑,但是对敌国的公主以这种方式处理,也是比较聪明的做法。不仅可以杀掉敌人的锐气,还可以……如果那位美丽的公主爱上了比非图,那么还可以得到更多关于赫梯的情报;假如将来他们有了子嗣,那么就可以给赫梯王国更大的羞辱。

塞提一世冷冷地扫了一眼马特浩倪洁茹,又转向比非图,开口说:“王儿,这就是我赠予你的礼物。”

“你没有一丝丝难过?”

比非图一时语塞,好像确实是他强迫着拉她上祭台的,“不,不管这些!祭典以后你为什么没有回寝宫待着反而乱跑?!”

塞提一世哈哈大笑,随即面色转为阴冷,与之前一直保持的爽朗判若两人,“杀你?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杀你?”

“奈菲尔塔利?!”

塞提一世宣布马特浩倪洁茹已经成为比非图的偏妃之后,埃及的众臣们脸上都不由得挂上了得意的笑容。他们争先恐后地想奉上祝福之词,烂熟于心的大话、套话都已经到了嘴边,却对上了比非图冷若冰霜的脸,所以只好将这些话语硬生生又吞回了肚子里,全都睁大眼睛屏息观看事态会往哪个方向发展。

而此时,艾薇只感到自己被一种温暖的液体围住,心情格外的平静和放松。比非图的呼唤声逐渐远去,视线也变得模糊……

声音虽小,但是却字字入耳,她说得没错,做得也没有半分不妥,为什么自己会雷霆大怒呢?难道是因为自己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纳娶了偏妃,不想让她难过,不想让她因此离开他?

“马特浩倪洁茹公主,欢迎来到埃及。”塞提一世得意地笑着。

“你难道没有一点在乎我吗!”比非图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恼怒,大吼了起来,将艾薇的脸攫住,强迫她看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