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莲花纹章

上一章:第八章 穆莱村之战 下一章:第十章 公主的幼狮像

努力加载中...

对了,红发的孟图斯,那个以前同礼塔赫一起一直跟着比非图的男人。原来布卡是他的弟弟!隐约的记忆中,好像确实是有几分相似,都怪自己太粗心了。

这个“你”是奈菲尔塔利呢,还是那个黑黑瘦瘦的艾微呢?

众臣小声议论了一下,突然有人高喊:“陛下万岁!比·拉美西斯永世长存!”

“别催别催!”布卡皱着眉毛,仔细地看着,这个勇猛少年的脑门上因为焦急渗出了微微的汗珠,“这是……嗯,精细的荷花……”

拉美西斯起身,随意地披上一件长衫,拿起手边的短剑,用眼角瞥了一下床上裸身的女人,迈步走出了房间。

艾薇笑着,拿布卡开心不论什么时候都是那样有趣。她从他手中取过黏土板,仔细地看着。虽然她的考古学知识异常贫乏,但是她知道,埃及人的书简多半是纸莎草书,而赫梯人使用的则是黏土板。

“你这个乡巴佬,我不知道在你们的国家是怎样的,但是在埃及,你晋见法老时要把头低下,额头贴地,法老不开口,你也就不要主动开口。”布卡悄悄地给艾薇讲,“别愣着,快照做啊!”但艾薇还是好像傻了一样直直地看着拉美西斯的背影,布卡慌忙地抬身起来,一把将艾薇的头压了下去。

只有当午夜梦回,他突然惊醒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可以对一切事情冷漠,唯独对她,唯独对她是不能的。那个时候,他被挖空的心就会骤然涌出一种深刻的感情。

“噢?写着什么?”

倏地,艾薇的双眼对上了一双几近透明的琥珀色眸子,那幽深的双眼几乎要把艾薇溺毙在一汪深潭之中。完美的颜色之中,短短的几秒,艾薇好似看到了一种复杂的情绪孕育其中,那是一种期待、惊喜、质疑,而转瞬中,这一切就转化为了深深的失望,绝望一般的失望,当艾薇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甩落在沙地上了。

“蓝色的眼睛……”那张俊美的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与漠然,并没有对自己方才莫名其妙的举止加以任何解释或表示歉意,拉美西斯只是淡淡地对艾薇的眼睛进行了评价,“很特别。”

渐渐地,渐渐地,他变得冷漠,对一切事情都不抱有感情。

艾薇看着他,细细地品味他话中的意思。突然他词风一转,温和的双眼中流露出冰冷的光芒,“幸好你不是她……”

他本来是清楚这一切的。

艾薇惶惶地看着叫出那个名字的美丽男子,记忆中闪出了一副熟悉的笑容,犹如阳光流水一般俊美的少年,年轻的第一先知,礼塔赫,这个青年就是当年的礼塔赫!他认得出自己?如果他认得出自己,为什么比非图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艾薇这时才感到一丝深深的挫败,一种莫名的失落正在心底深处晕染开来,几乎要将她吞噬,她看着拉美西斯的脸,久久说不出话来。

“回王上,已经带到了,就在您的身后。”

艾薇用力地晃了晃头,想不清楚,先不要想了。线索总是会随着对宫中人事的了解加深而变得越来越多的。当务之急是要把自己置于暗处,不要帮比非图不成,反而把自己的命赔进去。

“你!你你!气死我了!”布卡略带怒气地说,“算了,我想应该是没有人看到的,毕竟我是专业的,你这种连沙丘都走不顺的人,当然不能和我相提并论了。”

五年的时间,可以让一只小狮成长为威风凛凛的狮王,可以让一块荒地变成极尽奢华的宫殿,也可以让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成长为成熟美丽的女人。

这些猜想,变成了他冷漠的心中残留的唯一一份不同,一份真实的情感,一份唯一的期待。

唉,脑子越来越混乱了。

“布卡?”艾薇惊讶地抬起头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殿上的众臣开始交头接耳,陷入了纷纷的议论之中。布卡脸上表露出来一丝兴奋,艾薇知道,这是一个弟弟为自己哥哥感到自豪时的表情。她心中也不由得感到开心起来,布卡以后也一定会成为一个勇猛的将军吧!

最美丽的人,最好的人——“奈菲尔塔利”的含义。

艾薇愣了一下,然后才说:“修建工事,给他们相应的回报……”这个答案,她说不下去了,几个月前,她说过,她说过同样的解决方法,当着所有人的面,当着比非图的面。不、现在,她不想说了,“我不知道了……”她颓丧地垂下头,不愿意重复那次说过的话,那会让她生出错觉,错觉自己又回到了那段记忆深处的日子。

记忆中几个月前自己住过的底比斯王宫,此时好像重生一般,以一种极端奢华的面貌,再次出现在艾薇的眼前。这是一座宛若属于太阳神的宫殿,整座宫殿仿佛镀上了黄金。屋顶及四壁上有华丽的凸式浮雕,讲述着诸神或者法老的故事。步入议事大厅,四壁上装饰着天青石和绿松石,地面上铺着火红而烫有金边的地毯,纯金制成的王座之上铺着柔软的驼毛,椅背上立着秃鹰的雕像,黑曜石制成的眼睛好似具有生命,冷冷地看向大厅中央。宫里的年轻侍从们穿着盛装,手中持着青葱的草木,欢迎法老王得胜归来。

朝会结束了。拉美西斯给她安排了一个小官职,没有实权,但却是可以带在身边的官位。后来艾薇仔细想想,在这种等级森严的制度之下,自己要待在法老身边的请求,其实是很古怪而且很苛刻的。

“是!”

啥?艾薇懵了,此时众臣全都顺着法老的视线,转头望向队尾的自己。天!她现在狼狈至极,满身都是泥土,黑色的假发凌乱地贴在头皮上,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该死,为什么大家偏偏要在这个时候看过来啊。红毯之上白衣的男子也转过头来,看向自己,在他那犹如黑曜石一般深沉亮泽的双眸对上艾薇双眼的一刹,他的脸上骤然显露出一丝惊诧的神色,紧接着那份惊诧转变成了质疑,化为了一句话,被他轻轻地说了出来:“奈菲尔塔利……”

自她在光芒中消失的那一天起,他就如同疯狂了一样,翻遍了底比斯附近的每一寸土地,寻遍了尼罗河养育的每一个村庄。当有人说发现相似的女人时,他就会立即飞奔前往,即使要务在身;他迁怒于身边的所有人,把马特浩倪洁茹打入冷宫,不再见她;他拒绝迎娶其他的妻子,甚至忤逆父王的指婚;他禁止制造镶嵌有红宝石的蛇形手镯……他疯了。

“说得很好,正合我意。”拉美西斯却满意地轻轻颔首,目光从艾薇身上移开,落到厅内各怀心思的大臣身上,“众卿,在我登基之际,我要在上埃及之腹,尼罗河之畔建立新都,我已吩咐梅开始了城市规划与宫殿的设计。希望臣等能全力支持。新都的名称即为比·拉美西斯。”

“艾微!”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没有想到——

她低着头,不看拉美西斯。刚才的那一秒钟已经足够了,足够她将他看清楚!比非图,他就是比非图!一样的眼睛,一样的鼻子,一样的嘴,只是这一切,都被赋予了更为成熟的气韵,然后被一种冷漠的外壳深深地包裹起来。不对了,不对了!不知道到底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了几年,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那个喜怒形于色的比非图呢?去哪里了?时间可以让一个人成熟,但是成熟带来的不应该是这种彻骨的寒冷,不应该是这种难以捉摸的漠然,这不是她认识的比非图啊!

“男孩,你叫什么名字?”拉美西斯看着艾薇,语气平淡地说,打断了艾薇的思绪。

“哇,你真牛,这不就是跟踪吗?”

艾薇眼珠一转,好机会。法老的庆典,从理论上讲某个级别以上的达官贵人应该都会参加,她正好可以认识认识,找找线索。她看了一眼布卡,点点头。布卡就喊话回去:“知道了,艾微大人和我都会去参加的。”

“所以,你现在最好的做法是在离开孟斐斯之际就从其他城市派兵接应,不告诉留守孟斐斯的将军,更不让援兵知道为何而来。我相信睿智如你,一定已经如此做了吧?”艾薇说完,一片静默,远处间或传来兵戎相接的声音。

回答的却是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个普通的侍女,“艾,艾微大人,法老派侍卫送书信来,想请您,还有那个,布卡先生一起参加三天后的庆典。”

众臣散了,艾薇和布卡一起往拉美西斯给他们安排的临时住所走去,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艾薇就把头转了回去,美丽的白衣青年带着温和的笑容走了过来,“艾微,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说几句话。”他礼貌地问着,但却全然不像是在开口询问。

可是,他却不能把她从心里剔除,不能把她,当一个过路的棋子。

“艾微!艾微!不好了!”

那一刹,他会感到自己的心被挖走了一块,那种空虚感的存在是因为他曾经拥有充实——因为她而感受到的充实。不管他多么潜心于政务、建筑,甚至是毫无节制地抱女人……他始终无法再让感情漫溢。渐渐地,他开始希望天神从没让他见过那个女孩,从没让他知道世上会有如此的与众不同,这样他就不会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生活是如此苍白,他就还能像什么都没发生以前那样活着,满足于无趣的每一天。

那个声音,那个声音!艾薇突然觉得心里一寒,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冷漠。那曾经热烈得好似沙漠上的太阳一样的王子,如今到底变成了怎样的人?“艾微,叫你回答呢!”布卡捅了她一下。

“滚滚!”布卡恼怒地叫着,“我只是怕有意外,如果什么都没有,我就把这个偷偷还给她了!结果,你也看见了。”

布卡忘记了把额头贴在地上,傻傻地看着艾薇,她居然不使用敬语,还如此滔滔不绝。

拉美西斯没有表情对他点了一下头,快步走向王座,艾薇刚想跟上去,却被布卡一把拉住,“大哥,求求你,你还要去哪里,快站到群臣队尾的角落里。”布卡匆匆拽着艾薇走到队尾,两人刚刚站稳,红毯之上的美丽青年就开口说话了:“王上,今天得到了从孟斐斯传来的战报,孟图斯将军已经顺利镇压了叛乱,这次的叛乱实为吉萨的希殿下所策划……”

私印?顾名思义,应该是代表自己身份的密印吧?艾薇自己猜测着,那是为了有效辨别自己身份而使用的印记。可疑,更可疑了,既然是一封不希望别人发现的密信,为什么还大张旗鼓地印上私印呢?但是,这样精细的刻纹,恐怕也的确不可能

“你到底知不知道啊?”艾薇故意揶揄他一下。

“晕,这不是偷窃吗?”

艾薇连忙摆摆手,把头低下,不敢直视礼塔赫,怕他认出自己。

从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王宫中应该是有自己人勾结敌国,想要做一些对法老不利的事情。所谓的叛乱计划应该指的是前段日子在孟斐斯和吉萨上演的调虎离山之计,但是那一次应该仅仅是希与利比亚人之间的交易,为什么会有个赫梯黏土板在中间插一脚呢?莫非事情要比想象的更复杂?

艾薇思考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跟随着法老王走进了底比斯最华丽的议事大厅,直到众大臣整齐地高声道:“王,欢迎归来!”艾薇这才从自己无尽的遐想中抽回思绪,嗬!真是有架势啊!满朝文武,列于通向王座的红毯两旁。按年龄看来,他们多半都已是拉美西斯的叔父辈,然而此时却全都毕恭毕敬,俯首称臣。

艾薇在一边看着,心中也在不停地思考:荷花是埃及人最喜欢的花朵,黏土板是赫梯文书的象征,这真是奇怪的组合。

五年了。

而他怕,怕问出的是奈菲尔塔利的死讯。

大家都屏息看向法老,礼塔赫刚才说出了一个禁忌的词语——奈菲尔塔利。朝中的老臣都记得那个女孩,那个让年轻的王子为之疯狂的外国女孩,那个美丽、聪慧、叛逆的法老之子的情人。法老禁止他们提起那个名字,禁止他们将任何人或任何事与那个美丽的名字联系起来。

“都说了!这不算偷!”布卡带有几分恼怒地反驳,他好歹是西塔特村村长的儿子,未来的法老禁卫军中的一员,拜托他行行好,给自己留点面子行不行,这次他也算立下了大功呢。

“陛下,承蒙您的厚爱,就请让我贴身跟随您,这就是对艾微最大的奖赏。”艾薇说着,脑海中,突然闪过了数月前的一幕——“待在我身边就可以了,奈菲尔塔利。”而一眨眼,那些都远去了,远去了,他已经不记得她了,这个黑发黑皮肤的艾微,与之前差别太大了,但这一切,不正是她所希望看到的吗?悄悄地、像一个旁观者一样,把历史修改回去。艾薇听到拉美西斯冷冷地回答:“可以。”艾薇竟搞不清楚自己在那一瞬的心情,究竟是目的达成的欣喜,或者是一种难以说明的酸楚,一种疼痛,竟慢慢地由心底滋生出来。

“艾微。”

艾薇死死地盯着黏土板,想要把脑海中的思绪理清。咦?她骤然发现黏土板的一角有一个非常细小的图样,很特别,那是一枚精致的荷花纹章。

拉美西斯宛若没有听到礼塔赫的声音一样,淡淡地说:“艾微,我在问你。”

红发的少年因为慌乱,脑门上已微微地渗出了汗珠,他在艾薇面前站定,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才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刚才在王宫门口附近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所,所以……”

突然房间的木门被人轻轻地敲响。艾薇将黏土板快速地藏到自己的衣服之下,和布卡警觉地抬起头来。

谁知道她——那个莽撞而不知礼节的她,轻而易举地就闯进了他的世界:自信满满地讨论国政问题,毫无礼貌地直呼他只有母后才会叫的名字,理直气壮地和他讨价还价,一次次直接地拒绝他……他得到了真实,让他开心、让他发怒、让他哀伤、让他不知所措!他难以控制自己心中的悸动,他想不惜一切代价把她留在身边,把那份“真实”留在身边。

拉美西斯伸出右手,刹那间大厅里鸦雀无声,群臣全部屏息待命,年轻的法老缓缓地开口:“第二王兄希,外通敌国,内举逆兵,应是叛国罪。传令孟图斯将军,立刻带兵前往吉萨,将希捉拿,如有不从,杀无赦。多特里——”

他快要不会笑了、不会哭了、不会发怒了。除了她,还有什么能令他心潮澎湃呢?他年纪轻轻就把握了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除了她,还有什么需要他展露自己的情感呢?他根本不需要再在意任何事情了,所有人、所有事本来在他手中都应该如棋——冰冷而不需付出任何情感的棋子。

但是,她却偏偏是缥缈的,是虚无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扫了一眼布卡,“你是孟图斯将军的弟弟吗?幸会幸会,经常听到令兄提起你。”礼塔赫笑着,看着布卡脸上出现一丝不好意思却又有几分骄傲的神色,“我想同艾微说一小会儿话,可以吗?”

他礼貌地弯腰行礼,之后便慢慢地沿来路走了回去。艾薇愣愣地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心中一遍遍思考着他刚才那番话的含义,毫无头绪,毫无头绪。她的心思一直停留在一个问题上,比非图是否也已经认出自己是奈菲尔塔利了呢?他是否还能记起数月前的点点滴滴呢?或者彼时数月,此时已数年?时间流逝得太快,所以他已经不记得了?

布卡看了一眼艾薇,艾薇示意他只是谈一小下,布卡就悻悻地走了。看着他的背影,艾薇突然感到一丝歉意,布卡一定是觉得自己被忽视了,但她感觉到礼塔赫要和她谈的,还是不让他听见的好。布卡走远了,礼塔赫把视线从他身上收回来,转而看着艾薇,轻轻地开口道:“刚才在大殿,失礼了。”

艾薇愣了一下,孟图斯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不知道在哪里听到过。她刚想回答,旁边的布卡忍不住开口了:“王上,贱民布卡,才是孟图斯的弟弟。”

她带给他的是全新的冲击,让他知道一个“别人”可以如此耐人寻味,可以让他的世界充满期待、欢乐和各种情绪。在他年轻的二十五年生命中,再也没有人可以那样打动他了。在这气氛复杂的王宫中,他从小就被当成未来的王权继承者而教育,他深谙人心之术、战争之术,习惯了尔虞我诈,权力金钱,他不相信别人,在他眼中看不到“真实”,那些亲近都是隐藏在各种名誉利益之下的阴谋。

两名士兵把艾薇和布卡带到法老的身后,就恭敬地退后一些,站到一旁。法老背冲着二人,站在自己黑色的坐骑之旁。布卡小声地示意艾薇跪下,但是艾薇的双膝就好像被冻结一样,不能动弹。布卡大力地拽了她一下,她才一个不稳,踉踉跄跄地跌跪在炙热的沙地上。

拉美西斯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又继续说了下去,“艾微虽然年轻,可是外明军事,内通政治,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想将他带在身边,众卿有什么意见吗?”

已经是深夜,晴朗的夜空中出现了点点繁星。埃及的白天虽然炙热,但是到了晚上,习习的凉风还是会让人感到些微的寒意。拉美西斯紧了紧身上的长衫,走到了荷花池边。水中的荷花映着清冷的月光,美丽得恍若不属于这个世界。如此接近,却又如此遥远,那种沉静脱俗的存在,仿佛一碰,就要散了似的,融入空气中,怎样也找不到了。

在考她?艾薇嘴角轻轻勾起了一丝笑容,“我的看法是,你也猜出利比亚人是与其他方面合作,打算以此饵引诱重兵,然后伺机在孟斐斯发起动乱,给埃及予重创。这场戏的重头戏在孟斐斯,所以那边更是危机重重。法老你索性派大将与重兵留守,自己反其道而行之。这样做的两个风险是:一、留守孟斐斯的将军叛变,不过既然法老你敢这样做,一定也是对其留有足够信任;二、利比亚残兵回国求援,你没有士兵接应,可能在平安返回孟斐斯前受到吉萨和利比亚的双面夹击,所以……”

拉美西斯,居然为了把自己这么个小角色留在身边,花费了如此心思,真不知她是该开心还是难过。

想不出,什么人,什么事,可以让他英年早逝。

不!等等,那个侍女为什么如此轻易地就把这么重要的黏土板给弄丢了,最后居然会落到布卡这样一个小角色的手里?不管是什么国家,什么朝代,想要对当权者不利,肯定是灭顶重罪,敢于策划这样的行为,必然是有了万全周密的准备,但是居然会在消息传递上如此疏忽?

“对了!这么精细的刻印,肯定是位高权重者的私印。”布卡大声地叫了起来,“可以用这样精细的荷花图样的人,地位肯定不低!”布卡虽然欣喜,但其实也没想出什么具体的名堂来。

她用力地甩了甩头。是自己想太多了!不要忘记了此行的目的。当一切结束,她还要回到哥哥身边呢!即使比非图记得自己又如何,不记得自己反而更好!至少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顺利的,然而,她的心情真的好沉重。她缓缓地转过身,慢慢地往法老给自己安排的住所走去,可是刚走了没两步,不远处就出现了布卡焦急的身影,他手里拿着一块小小的黏土板,匆匆地向艾薇跑过来。

他疯狂到燃尽自己的全部热情,用尽每一种方法去寻找她。

她陷入了迷茫与思考,想不通,更想象不出来。

五年了。

艾薇的额头紧紧贴着地面,大气也不喘一口,紧张得心脏几乎要冲破胸膛,跳到外面来,转一个圈,冷静一下。她能感到拉美西斯二世,不,比非图已转过身来,正在静静地打量着他们,打量着她!

“对了,布卡,你再告诉我一次,你是怎么弄到这块黏土板的?”

“艾微?有趣的名字,所以你不是孟图斯的弟弟。”

她居然能没有任何解释地抛下他,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那个黑黑瘦瘦小小的,扮成是男孩的少女,竟然与奈菲尔塔利如此相像!当他第一眼看到她眸子的时候就知道了。那清澈得如同天空一样的水蓝双眸,饱含着超越年龄的智慧,他几乎可以确定,她就是奈菲尔塔利。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已经过去五年,而那个自称艾微的人,无论怎么看都只有当年奈菲尔塔利的年纪。

什么?艾薇突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危机重重,难道就不能让她喘口气吗?

“那我再问你,既然你看到了我率少量亲信前来相救,你觉得本王下步应该做何打算?”

“你!把头抬起来!”话没有说完,艾薇就被突然打断了。那冰冷的声线,此时却被赋予了一丝难以名状的情感。艾薇犹豫了一下,思考着自己要不要抬头,但这短短的一刻,她的下巴就被人狠狠地以要将其捏碎的架势抓住,粗暴地抬了起来。那一刻,那一刻,她竟然有了一丝错觉,错觉回到几个月前,身处于那情感分明,毫不怜香惜玉的王子面前。

距离吉萨一战,已经过去了数十天。艾薇与布卡战战兢兢地跟着拉美西斯二世,一路长途跋涉,直接回到了底比斯。这件小事让艾薇更加迷茫,究竟拉美西斯是因何而早逝?他聪慧、勇武,更是一个精明得几近多疑的人。上次与利比亚一战后,他没有将胜利的消息传回孟斐斯,也没有带军返回孟斐斯,而是选择另一条线路,直接向上埃及的底比斯前进。刚至吉萨领土的边界,就有上埃及的将领率大军前来接应,保护一众人等平安顺利地回到了底比斯。

叩叩。

众臣一愣,紧接着全都跃跃欲试。艾薇心中暗忖,看来这个问题应该已有明确的答案了,拉美西斯二世心中肯定也早就有了打算。他为什么还要问这个问题呢?正这样想着,一抬头,艾薇骤然发现拉美西斯琥珀色的双眼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自己。那冰冷的双眼,竟藏着一丝淡淡的哀伤,而这一切又宛若空气一般,转瞬即逝。

“请让我贴身跟随您……”

声音虽小,但是大厅中的每个人都听到了。室内,骤然如同停尸房一样安静。

两个人刚刚摆好正确的下跪姿势,就听到法老轻轻地对旁边的士兵说:“基本上胜负已定,那个黑小孩呢?”

礼塔赫笑了,笑容就如从未变化过,依然是那么纯净美丽。他抬起头,看向天空,“外表是可以改变的,想法是可以掩饰的,唯一变不了的是一个人内在的灵魂。所以不管一个人转世多少次,身份变化多少次,通过那双眼睛,都可以看到他的灵魂,他的真实所在。”那双黑曜石般美丽的眼中骤然闪过一丝淡淡的忧伤,可很快,那波动就消逝在深黑的眸子里了,他又低下头来,“其实,你很像奈菲尔塔利,非常像,相似得令我一眼就确认你是她。他,也一定这样想。但是你不可能是,你不可能是……”

厉害,真是厉害!艾薇目睹这一切,心中暗暗感叹。拉美西斯不仅是战场上的用兵高手,更是笼络人心的政事强人。即使对自己的血亲,依然冷面如斯,倘若犯罪,必重罚以儆效尤;对自己的臣下,即使阅历尚浅,但倘若有才,依然任用不讳。受用之臣心怀感恩,必然鞠躬尽瘁,旁观之臣不仅会受到鼓舞,同时也可以树立法老的威信。拉美西斯,他已经超越了情感,众臣在他眼中宛若棋子,举手投足间便将国家大权揽于手中,将众臣之心揽于手中。

再看看这个孩子,黑色的皮肤,黑色的头发,瘦小的身体。而且他是一个男孩,一个平凡的小男孩,与奈菲尔塔利金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娇美的身形相距甚远,他甚至不是女人。唯一的共同点恐怕就是他们都有一副外国人的五官了。为什么礼塔赫会这样说,难道他这第一先知的位置坐腻了吗?众臣紧张地看着法老,等待他下一步指示。

“是。因为在下认为,这次扰境应属于调虎离山,声东击西之计。这只老虎可以是陛下您,也可以是在孟斐斯驻扎的重要军队,而眼前败给您的利比亚军队,充其量不过是一个饵。”艾薇小心地措辞,以尽量简洁的话语说明自己的意思。

“王,您回来了。”一个青年立在红毯之中偏右的位置,将手按在胸前,弯腰向拉美西斯行礼。他身穿白色亚麻及地长衣,腰系镏金腰带,头戴金色发饰。从他不俗的气质看,此人并非一般的臣子。

艾薇死死地盯着地板,“说,说什么呢!我可是个男孩,再说,都说奈菲尔塔利小姐是个金色头发、白色皮肤的女孩子,我,我怎么可能是呢?”

我恨我认识了你,恨我只能用我的一生,去回味那短短的数月。

拉美西斯在离荷花很近的地方坐下了,鼻间能闻到似有若无的香。他恍惚地看着花,细细欣赏着,却始终不敢伸手去碰触那几乎不属于这世界的美丽。

艾薇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可当她想再次确认的时候,礼塔赫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温和,“抱歉,艾微,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我先走了,祝你官运亨通,法老很喜欢你。”

——如同奈菲尔塔利一样的美丽。

“奈菲尔塔利,我恨你,我恨你……”他喃喃地说着,痛苦地说着。

“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拉美西斯没有回头,也没有因为艾薇的不敬而发怒,背影里看不出一丝感情。过了良久,他才慢慢地说:“艾微,若我要你为我埃及效力,你有什么希望得到的奖赏吗?”并非商量的口气,这样的人才,或者全心为埃及尽忠,或者就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若让他效命于其他国家,无论如何都是威胁。

“布卡,你从她身上偷了黏土板回来的事,有没有被别人看到或者注意到呢?”

“是吗?那就好。”至少布卡和自己短时间内都是安全的。那么接下来,她会比较担心的就是比非图的事了。

艾薇当初刚着手写自己的论文的时候,就读到过关于拉美西斯二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摆阔方式:最华丽的宫殿,最奢侈的金字塔,最庞大的庙宇,最富气势的神像。在到达上埃及首府底比斯前,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然而,当她的双脚又一次踏入底比斯法老的宫殿时,她竟感到自己的双眼一阵眩晕。

他曾经千百万次地在自己的脑海中构思,如果她年长了五岁,会变成什么样子?是否还是那样不懂礼仪?是否还那样天真无邪?或者是更成熟了?更美丽了?如果他能再见到她,她会和他说什么?她,有可能会爱上他吗?——就好像他疯狂地迷恋着她一样爱他。

“是你传递字条通知本王不可贪功亲征的吗?”拉美西斯转身过去,俯视脚下的战场,利比亚人已经溃不成军,埃及士兵正在给他们以最后一击。

“是,多谢陛下。”多特里大拜于地,双目中流露出几分感激。当今法老开明,不因年龄或阅历而埋没贤才,真乃少有的英名君主。此行去吉萨,他一定要、一定要尽全力报答法老!

“是的,正是在下。”艾薇轻轻地说了一句,噤声,等待法老的下一句问话。然而等了好久,拉美西斯却一言不发。艾薇担心自己说话声音太小,于是她又重复了一遍,“正是在下组织了这次撤退……”

他感到自己的情感正被一次次的失望慢慢夺走。

“在下名叫艾微。”

太阳神阿蒙·拉、哈比女神,埃及的诸神,请告诉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如此地让他绝望,为什么,为什么!

“还不快道歉,我们埃及人最忌讳当着别人的面打喷嚏了。”布卡用衣角细心地擦了擦那块小小的黏土板,“我们认为这是魔鬼附身的表现。”

他用兵大胆,但是行事谨慎,他用人不疑,但留有后手。

“黑皮肤的少年,回答我,是你组织穆莱村的村民撤退的吗?”

“但是……”礼塔赫靠近了艾薇一些,语气坚定地说,“你有和她一样美丽的眼睛,同样充满智慧,而且不拘于礼俗,那水蓝色的眼睛,除了她,我没见过其他人同样拥有,当然,现在还多了一个你。”

“现任命你为吉萨领事,即日率亲卫前往孟斐斯,与大军一同前往吉萨。上任后,务必开明贸易,厚待游商。”

每当睡到深夜,他就会突然从梦中醒来。他反复做着同一个梦,在梦中她笑着,笑得那么开心,他走过去,那美丽的笑脸转瞬间就变成了冰冷的拒绝,每到这时,他就想把她拽住,紧紧揽在怀里,不让她逃离他,就像以前那样。但是,但是,当他伸出手去,碰触到的仅仅是冰冷的空气,所以他醒了,他睁开了眼睛,那一刹,那过去的日子,就好像梦一样,消失殆尽了,仿若从未发生过。

不是妖冶、不是招摇,那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宛若不属于这个世界。

待他抬起头来,更令人不由得想要赞叹一番:天下居然有如此美丽的男子!黑色的长发下垂至腰,白皙的皮肤仿佛玉石,深黑色的眼睛深邃沉静。与拉美西斯不同,眼前男子的美,带有几分阴柔。如果法老的英俊好似太阳,那么此人的美丽就如流水,三分脱俗,三分优雅,剩下的便是无尽的从容。他带着微笑,伫立于众臣前列,轻轻地向法老问安。

“是的,正是在下。”

“在下叫艾微。”

“来者何人?”布卡慎重地问。

“喂喂,布卡,你认识这种纹章吗?”艾薇把黏土板递过去,用手指着那朵细小的荷花,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到那个图样。

他更怕,怕她就是奈菲尔塔利。五年时间,她的样貌丝毫没有变化。他惧怕自己与她不属于同一个世界,或是属于天人两界。想起她的超凡智慧、她的脱俗面容,他不是没有思考过,或许他们的距离,比他想象得更远。想到这些的时候,这个无畏而至高无上的法老,才会难以抑制地感到发自心底的一丝无助。

“在。”群臣尾席中出列一位年轻的文官模样的男人。

她一定知道,甚至,她就是“她”。

布卡把鼻子凑到纹章前,仔细地看着,“这是……好眼熟啊!以前好像听谁给我讲过……”

“是是,不算,有没有人呢?”但是艾薇就好像敷衍似的继续问道,重点完全不放在他立下的大功上。

布卡一把抢回来,“看不懂你还抢!上面是赫梯语,赫梯语!”

“我还有一事,想请教众卿。”拉美西斯轻描淡写地说。艾薇又将注意力转回了他的身上,“尼罗河泛滥之期又将来临,闲置的农民应该如何处置呢?”

……

“你说什么?”艾薇一把从他手里抢过那块黏土板,横竖看了看,真精致,好像一个饰品一样,“这是什么,看不懂。”

她环顾了一下拉美西斯二世为自己安排的住处,这是一栋典型的埃及建筑,由黄色的黏土砌成,配以木制的门和窗框。虽然没有底比斯的王宫那样豪华,但也是一座五脏俱全的官邸,里面配备了侍卫和侍女,口口声声地对她以“大人”相称。布卡被当成是她的贴身侍从,一起住了进来。一开始,布卡还对自己被看做艾薇的侍从一事小有不满,后来他也给自己找到了心理平衡。“也好,跟着你,总有一天法老会注意到我,把我招进禁卫军的。”每次他这样说,艾薇就会笑着安慰他。

比·拉美西斯,拉美西斯二世建立的埃及首府,在三千年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神秘城市,壁画上、传说中豪华得无以复加的城市。

这时,那问题的用意,艾薇骤然明白了,这其实是个一石二鸟之计——自然地告诉大家准备迁都的决定,并把自己看中的人才以一种和缓的方式介绍给大家。在众臣眼中,自己是一个年轻得几近幼稚的外国男孩,把自己留在身边任用,大臣们一定会极力反对,一是担心自己是奸细;二来担心自己年轻而无真才实学。现在他既然在大厅之上已经得到了王上的赏识,此时有大臣当着大家的面反对,也确实不合适了吧。

听到这个问题,红发少年年轻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难以抑制的得意,“你想知道?哼,好吧,我就详细地给你讲一次。昨天下午,你把我支开和大神官大人说话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往宫外走,在宫门处见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侍女,我觉得她的神色很慌张,好像怕被发现什么似的,所以我就多注意了她几眼,呃,然后我跟在她后面……”

“你还这么悠闲自得!”布卡恼怒地叫着,“上面写着:‘叛乱计划失败,即日实行第二计划!’”

拉美西斯用余光瞟了他一眼,“确实是一样红色的头发。”

拉美西斯怔怔地看着池中的荷花,映着月色,那美丽的景象竟有几分模糊起来了。

他不敢问她,不敢问她究竟是不是“她”,不敢问她知不知道“她”的情况如何……

“去去,这叫做敏锐的直觉和惊人的行动力。”布卡白了艾薇一眼继续说,“我跟着她,她哧溜哧溜地钻进了闹市。我就怕跟丢了,索性……我看她好像一直很宝贝地拿着什么东西,我就故意撞了她一下,顺手把那个东西溜进了我的口袋。”

“啊,对不起……”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说,艾薇点点头,顺从地道歉了。真不知道这么热的天气,自己怎么会突如其来地打喷嚏。

艾薇慢慢地从沙地上爬起来,跪好,轻轻地说:“是,谢谢法老。”

她呆了一下,法老就开口说:“艾微,我想听下你的意见。”

艾薇深深明白这样的问话,潜台词究竟为何。她默默地盯着自己眼前的沙子,心中百感交集。算了,既然历经千辛万苦地回来了,她就要、一定要保护好比非图,把历史改回去。至于是以哪种形式,已经不重要了。

“呵嚏!”艾薇突然大大地打了一个喷嚏,一旁的布卡略带恶心地把黏土板从她手上拿开。

所以他保持距离对待所有人,即使是跟随自己多年的孟图斯和礼塔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