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公主的幼狮像

上一章:第九章 莲花纹章 下一章:第十一章 神前的谎言

努力加载中...

“亚曼拉,你在和为兄的爱臣聊什么?”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两个人不由得都一惊,将注意力投向悄然而至的拉美西斯身上。

话又说回来,本来她也没想让别人误以为自己是男生的,她只是想扮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北非小女孩,结果没想到布卡那个笨蛋,一见到她就把她当男生似的呼来喝去,那个时候,她才无奈地选择了男生的身份,现在再告诉别人自己是个女生也太奇怪了吧,而且仔细想想,扮成男生还是有很多好处的,至少可以顺利地留在拉美西斯边上混个有头有脸的小官。

这静默令人心虚,令人惧怕。

拉美西斯又让侍女斟满了一杯酒,示意众人安静:“各位,在这样值得庆贺的日子里,本王也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众臣。”拉美西斯转头看了一眼身旁坐着的亚曼拉公主,那名少女便从旁边的侍女手中取过了一样被烫金边的黑布所覆盖的物品,小心地端到了拉美西斯的身边。

但是下一秒,他已经转身退回了王座,举起了酒杯。一时间酒杯碰撞的声音和人群里对话的喧闹声就好像潮水一般,涌了出来。时间又开始流逝了。布卡跑过来把艾薇拽下去,“发什么呆呢!”

该死该死!怎么会让这么个小孩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呢!该死该死!艾薇郁闷地想着,眼眶不禁泛红了起来。弦哥哥,艾薇真是倒霉啊!本来这个身体,只想给你一个人看的,结果……

大厅里人声鼎沸,喧闹不已。布卡也加入了酒筵之中,与一帮来自西塔特村的武官们喝得一塌糊涂,酩酊大醉。艾薇推说自己不会酒,躲到没人注意的角落坐下,避开这混乱的场景。

啊?费尽艰辛远道而来是什么意思?她刚想开口反驳,拉美西斯却给了她一个冰冷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居然就又那么生生地给咽回去了。她垂头丧气地缩在他的双臂里,被抱着往外走,还得迎受着众臣异样眼神的洗礼。

“奈菲尔塔利,”拉美西斯淡淡地说,“既然你费尽艰辛远道而来,我就带你下去休息吧。”

日光机的效果早就消失了,而黝黑喷雾也快用完了,艾薇体内的白种人血统,使得她的皮肤难以抑制地逐渐变浅。所以无论天气有多么热,她坚持用长衣把自己围个水泄不通,而将珍贵的喷雾悉数用在露出的地方,比如脸、手、小臂……但是她知道,这恐怕也坚持不过十几天了,她要在自己的身份没有暴露之前,尽可能地多做一些事情。

“诸位,这样物品是亚曼拉的宝贝,她亦在众多仪式中祈求众神祝福于它,它是祥物,是可以使众臣心想事成的宝物……”臣子们一片赞叹,纷纷坚信不疑,那可是能与神对话的亚曼拉公主的物品啊!如果可以得到,真是三生有幸啊!只有艾薇在一旁撇撇嘴,难道只有她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没谱的谎言吗?难怪要迎娶自己的妹妹为妃子,看来大家都对这个亚曼拉公主膜拜得一塌糊涂……

同样的眼睛,暗示了他们搭配不当,那种血脉相连的关系。艾薇双手扣住自己的眼睛,心中的情感就好像一波波巨浪,汹涌地拍击了过来。她的心中充满了羡慕,羡慕这个少女能嫁给自己的哥哥;她的心中又充满了嫉妒,嫉妒这个少女嫁给了那个人……嫉妒,多么可怕的字眼,但是她心中那种微微疼痛的感觉,或许只能用嫉妒来描述吧。

而拉美西斯却无动于衷,他温柔地抚了抚亚曼拉的头发,但眼中却始终是冰冷的。那一刻艾薇的心中骤然掀起了一股异样的潮汛,一种复杂的情愫,就好像一只大手,直接攫住了她的心肺,呼吸变得异常艰难起来。难道在别人眼里,弦哥哥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吗?就好像拉美西斯对亚曼拉一样无动于衷,一样冰冷无情。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脸埋到了水底下,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张完美却冰冷得让人发颤的脸,一丝莫名的哀愁从心底升了上来。

大约过了有那么十几秒钟,她好容易调整了呼吸,才骤然发现布卡正站在浴池边上,怔怔地看着她。

艾薇缓缓地抬起头看,望进了一双熟悉的眼眸之中。那双魅惑的眼睛,充满着对她的情感,仿佛要将其深深地吸入那深邃的琥珀之中,牢牢地套上永不能脱离的枷锁。那一刹那,心中的疼痛竟然消逝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热流,缓缓进入了五官、四肢,突然,世界变得鲜活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比非图救了自己一命。因此她更不能一走了之,毕竟是自己把历史改变,而让他的寿命无端缩短了七十多年,再加上他救了她的这一次,她所欠他的就更多了。但是,艾薇还是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会夺走他年轻的生命,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王兄!”亚曼拉开心地叫了一声,起身站到拉美西斯的身边,脸上出现了因兴奋而泛起的红晕,眼中流露出少女独有神情,叫人一览无余。艾薇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年轻的女孩子,深深地迷恋着自己的哥哥。从她身上,艾薇仿佛可以看到以前的自己,开心地站在艾弦身边,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幸福……

突然,少女就好像发觉到了她的视线,猛地转过头来。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触到艾薇的目光时,艾薇突然感到了一丝难以说明的不协调感,然而仔细一看,少女只是在甜甜地笑着,那种充满活力和光芒的笑容,让艾薇眼前一晕,就好像被晃到了一样。

艾薇在踏入这大厅的一刹那,却骤然感到一道非常冰冷的视线把她攫住。那一刻,就好像有一条带有致命剧毒的眼镜蛇缠绕在自己身上,血液立刻冰凉了起来。她感到一丝莫名的恐惧,身体猛地激灵了一下。她抬起头来,环顾四周,但是没有捕捉到任何可疑的信息。人们全都面带喜悦之情,互相交谈着。身旁的布卡发觉了她略带惊恐和不安的神色,靠过来轻轻地问:“怎么了?”

“嘻嘻。”少女笑了,稚气的脸庞上带着几分天真,“你喜欢我的小狮子吗?”

布卡的脸红了一下,轻轻地把自己的衣角从艾薇的手中拽出去,温和地、礼貌地、不带讽刺地说:“是陛下的妹妹,有名的祭司,传说可以与神对话的少女。虽然是王妃,但陛下好像也是为了政治原因才这样做的……况且,众臣和诸位祭司也力谏迎娶她。”

“诸位,她就是奈菲尔塔利。”这句话,就好像一块巨石,投入了湖面,溅起激烈的水花,波及所有在场的王亲、臣子、侍从。所有人的表情都像吞了十个硬核桃般几近扭曲了起来。那一刹,艾薇感到自己在拉美西斯的怀里瞬间变成了化石。什么?就这么直白地宣布了?难道没有点吊吊大家胃口的环节?为什么如此笃定,如此坚信不疑,自己究竟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

“金色头发、水蓝眼睛的外国少女……”

“陛下,请让我试一下。”

群臣交头接耳,莫非要用一根小棍子一点一点量上去?太可笑了吧!艾薇却神态自若道:“正午时分,将此直棍垂直立于地面,量出直棍影子的长度,再量出此时神庙影子的长度,神庙影子是直棍影子长度的多少倍,那么高度就是多少迈赫。”

“艾微!你要洗到什么时候!法老的宴会就要开始了!”

“该死的布卡!”等了一会儿,确认布卡已经走远了,艾薇才从浴池里慢慢地爬出来,恼怒地诅咒了一番。他肯定知道自己是女人了,搞不好连白皮肤金头发都被他发现了。不,不会的,布卡是比较粗心的,但是……“该死的布卡!”

突然,他将她横抱了起来。

夜晚的底比斯王宫,一如既往般灯火通明,映得这座如同黄金堆砌起来的宫殿,更加辉煌耀眼。今天是法老登基的第七十日,拉美西斯邀请了底比斯的重臣、祭司以及亲贵们聚集一堂,共庆此日。平日里豪华却空旷得几乎有些冷清的大厅,如今挤满了整个底比斯最位高权重的人们。这些带着喜悦表情的达官贵人们,无一不在谈论新法老登基不到十日就遭遇的穆莱村之战。各人有各自的看法,但是拉美西斯此战所展现的战术以及政治策略,让人们不禁津津乐道,甚至军队里的一些高级将领,在教育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也会这样说:“穆莱村之战的例子,你要记住啊!你以后领兵打仗可以将这次作为范本。”

“对,我的,我一直把它放在床头,从来没有移开过。连它身上的饰品,都是我亲自找人做的,印着我的纹章呢!”亚曼拉一边说,一边从艾薇手里把被黑布包着的幼狮拿过来,打开,指着幼狮身上的装饰,笑眯眯地说,“你看这里,这个小荷花,漂亮吧!”

接下来,会怎么样?好可怕,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着艾薇不爽的表情,布卡有些欲言又止,只好把头低下来,死死地盯着车子的地板,艾薇则是看着两边的民居,一动不动。马车一颠一颠地前进着,车子里的沉默就好像要把两人的姿势永远固定住,这或许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说话最少的一段时间吧。王宫,太远了。

拉美西斯一抬手,亚曼拉就把黑布揭下。厅里的众人齐齐倒吸一口气,这次终于连艾薇也不例外。因为那所谓祥物,竟是一尊精美至极的小小幼狮像。虽然全是由黄金制成,但是却雕刻得栩栩如生,双目炯炯有神,皮毛则仿佛如真的一样柔软,狮身上由宝石组成的华丽装饰,更是令人炫目。真没想到,远在三千年前的古老国度,就有这样令人惊叹的雕刻技术。

一双略带冰冷的大手扣住了她的肩膀。那一刹,心中的痛苦骤然被叫停,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疑惑。

“法老驾到——”

“好像法老也确实不喜欢她。”

“一直在冷宫里不是吗?本来就是因为政治目的而迎娶的。”

马特浩倪洁茹走进了大厅,众人发出了一阵轻微的感叹,多么美丽的女子啊。那乌黑的长发被精巧地盘在了头上,与黄金的发饰巧妙地呼应着;那白皙细嫩的皮肤,就好像由陶瓷制成,不带一丝瑕疵;那沉静的双眼,就好像最亮最美的黑曜石,在长长的睫毛之下,隐隐发光。她就像一个完美得令人窒息的娃娃,没有生气地、机械地走到大厅前面的位置,慢慢地坐下。

真是动听的声音,就好像溪水敲打着银铃一样。艾薇手足无措地点点头。

嗬,真年轻,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呢,十六岁?也许只有十五岁。

但这些怀疑转瞬间就消失了,布卡回想起刚才冲击性的画面,脸都快燃烧起来了,脑子里面就好像塞满了稻草,无法思考起来。这这这,这可是他布卡第一次见到,见到……啊啊,一会儿要怎么面对艾微呢?

很快,人们的惊叹就转为了纷纷议论,但是这议论却不是围绕着马特浩倪洁茹那脱俗容貌之上。

即使是跟随他多年的孟图斯,他也心存怀疑,那么礼塔赫、西曼、梅这帮重臣以及那两个因为政治考虑而迎娶的妃子,就更不例外了。这样看来,她的担心必然是多余的,如果连内奸这样的事情都不能自己搞定的话,这个法老当得就太勉强了。话说回来,自己尚在英国的时候,家族里的明争暗斗也是手段层出不穷:出卖机密、集团勾结、枪战、投毒……无所不见。

她一边穿衣服戴假发,一边凶狠地骂着。

礼塔赫看向这边,布卡看向这边,马特浩倪洁茹看向这边,西曼看向这边,梅看向这边……大厅里的所有人都看向拉美西斯和艾薇。艾薇苍白着脸,缩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中,法老则半跪在地上,双手扣着她的肩膀,带有几分焦急地望着她。

艾薇合拢双手,做成一个碗状,轻轻地掬起一捧水来。微热的水就好像带有特殊的香味,她满意地闻了一闻,然后将水洒落到自己身上。水滴滑过她细嫩的肌肤,滴入了浴池,发出了滴滴答答的声音,在空旷的浴室内,不免显得有几分冷清。

原来,原来这个娇气的小男孩真的是一个女的!

亚曼拉公主是一个典型的埃及少女,古铜色的皮肤,棕黑色的短发,年轻但丰满的身躯与埃及的服饰相得益彰。她带着甜甜的笑容,踱进了厅里。那张有几分稚嫩的脸上,只有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散发着神秘的光芒。艾薇被那双眼睛吸引住了,她呆呆地盯着亚曼拉的脸。

“一迈赫?”梅开口。

等等,怎么好像她身上的肤色和脸上的不一样呢?为什么她的头发变得那么长,而且,好像不是黑色的耶!

传令兵大声地喊着,殿内纷杂的声音,骤然静默了,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地毯的尽头。不远处,缓缓走来了两个气宇不凡的年轻人。

对了,这是他的眼睛……

只有她自己,她自己,还傻乎乎地自以为幸福。

“梅。”拉美西斯话音刚落,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站了出来,“你身为埃及的第一建筑师,就由你来给大家出个难题吧。”

奈菲尔塔利?

“啥?”

“艾微原来是个女人。”

正当大厅里面沉寂得近乎尴尬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声音,从人群中飘了出来:“我,请让我试一下。”众臣顺着声音的来源找过去,但却什么都没看见。又过了一会儿,艾薇费力地从人堆里站出来,本来就不高挑的身材,此时显得更加瘦小。众臣看着她稚嫩的脸庞,不由得议论纷纷,脸上轻蔑的表情一览无余,有人不禁将双臂抱在胸前,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载着两人前往王宫的车子嘎吱嘎吱地在土路上走着。自从刚才尴尬的一幕之后,两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车子上的空气几乎要凝结了。此时,身旁的布卡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打破了压抑的沉默,也吓了艾薇一跳,“你说什么?”

艾薇压根就没好好听,反而对布卡刚才的行为感到不满。干什么扭扭捏捏的,就算知道自己是女生,也不至于态度就180度大转变吧,太令人尴尬了!她不再理会布卡,望向走进来的少女。

闭上眼睛,仿佛还能听到数月前,比非图的那句话:“马特浩倪洁茹,赫梯国第十七公主,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偏妃,如果你做出对我埃及不敬的事情,我定让你万劫不复。”这句话……为什么不能忘记?艾薇用力地摇着头。不要,她不要想起来,也不需要想起来!

即使那张异国的面孔,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地从记忆中褪色,这位赫梯国第十七公主的名字,却好像一道刻痕一样,划在艾薇的心上,无论经过多长时间,也无法将其抹去。

嘿!十七岁的现代少女艾薇,跑到三千年前的埃及从政玩儿了!回去一定要给弦哥哥好好讲讲,他肯定会惊讶到合不上嘴巴,或者他会骂自己太不怕危险了呢!她傻傻地笑着,轻轻地揉搓着自己的身体。

那一刹,一种闪电般的东西,锐利地穿过了艾薇的身体,让她几乎动弹不得。

艾薇的思绪一下混乱起来。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连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可以听见。

她的双眼,不能从他的眼眸上移开,她难以控制自己,怔怔地盯着眼前那张俊美得如同虚假一样的脸庞。那个名字,已经到了嘴边,她几乎就要说出来了。

她的双手紧紧地扣住了怀中的幼狮像,不知不觉手心里渗出汗来。

艾薇双手一紧,“这确实……是你的?”

艾薇正捧着黄金幼狮,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布卡拉着走了下去。她的眼神不自觉地落在手中精美的塑像上。突然间,她的脸上出现了诧异的神情,她将幼狮像举到眼前,更为仔细地端详起来。在幼狮腰部华丽的饰品上,有一个极为精细的纹章。那是一朵色泽分明,娇嫩欲滴的荷花……

这点从穆莱村一战就看出来了。

她又掬起一捧水,看着纯净的液体从指缝间慢慢流走。

这是比非图的眼睛啊!

过了一分钟,一个年纪稍长的武官打扮的人站出来,答道:“叫人造一把大尺子,爬到神庙最高点,然后把尺子放下来,就可以量了。”群臣一片嬉笑,不愧是武夫,想法还真是直接。梅听毕,缓缓地摇了摇头,示意这并非最简便的方法。

这个人也许是或曾经是,这个幼狮像的主人。

布卡出了浴室,一口气跑了数百米远,心脏狂跳不已,却分不清是因为剧烈的运动还是因为刚才所见到的一幕。原来艾微是个女的,难怪她那么瘦小,难怪她长得那么清秀,难怪她的身体那么孱弱!

艾薇又看了看周围的人,确实什么都没发现,或许她太神经质了吧。她缓缓地摇了摇头,刚想开口回答布卡,不远处就响起了卫兵的声音,“王妃,马特浩倪洁茹,到——”

那精美的荷花印章,骤然刺得艾薇双眼生疼,“这是你的纹章吗……”难以置信,她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亚曼拉公主,那纯洁的神情没有半分值得怀疑的地方。

突然,那所有充满讶异的注视中,她又感到了那令她战栗的视线,仿佛透过拉美西斯的双臂,将她紧紧锁住,让她感到一种彻骨的寒冷,一种不安的情绪由心底慢慢升了起来。她不由得伸手抓住拉美西斯胸前的衣襟,身体小小地蜷缩了一下。拉美西斯仿佛感到了她微妙的举动,他低下头来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带有询问,而艾薇却把头埋在他的胸前,没有注意到他的关心。

这一个词投了出来,霎时间,以亚曼拉为中心点,静默一下子扩散出去,如同可以夺取声音的潮水,渐渐淹没了整个大厅,那浮躁的喧闹,仅仅数秒就消失了。

“别动,不然把你扔到地上去。”拉美西斯非常轻地对她说了一句,声音温柔得令她惧怕。她身体一颤,僵在了那里。

拉美西斯抓住了艾薇黑色的短发,稍一用力,那假发就被可怜地拽了下来,她金色的头发,就如同阳光一样,从他的指间倾泻了下来,引起一片感叹。

众臣一片议论,一个年轻的臣子飞快地跳了出来,说道:“可以找到支撑神庙的最高柱子,看用了多少石块,然后只要知道每块石头的高度,就可以了。”梅皱了皱眉,年轻人的脸“腾”地一下红了,缩回了人群之中。

脑海中,骤然响起了分别前夕,艾弦残酷的话语,“我会永远保护你,就像你的哥哥一样。”

正发着呆,艾薇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透彻的琥珀石,吓得她往后跳坐了一下。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双美丽的眼睛,眼睛的主人,正是那位受人膜拜的通神少女——亚曼拉公主。她在离开艾薇很近的地方蹲下,笑盈盈地看着艾薇,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你叫艾微吗?”

“艾微,我要对你负责!”

拉美西斯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群臣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艾薇没有想到,这次雄心壮志地回来,却是危机重重,一环扣一环,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本以为一瓶黝黑喷雾肯定能用到事情解决,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比非图所面临的危险,远远比一个贵族的家族内部斗争来得更加惊心动魄。她太过高估自己了。想起在穆莱村对利比亚的一战,现在还心有余悸,倘若不是比非图来得及时,恐怕自己的小命就这么丢在三千年前了。

拉美西斯将狮像捧于手中,“本王会将此物赐于厅中最机智的人。我将随意指一个臣子,由他来出一道题,谁的回答最高明,这只小狮就是谁的了!”

梅又是一个躬身,恭敬地退了下去。拉美西斯又向众臣说:“今夜这场比赛,看来是艾微赢了,我就将这珍贵的小狮赐予他吧。艾微,还不上前领赏。”

咦?

艾薇小心地把幼狮像放到腿上,用那块黑色的布包了起来,抬起头来看向不远处正在与人共饮的拉美西斯。那个琥珀色眼睛的男人,正在没有表情地接受众臣的敬酒,眼神不时划过一闪冰冷的光芒,右手则从来没有放松过那把宝剑。自古以来,拥有高权重位的人,无一不抱有令人反感的多疑与冷酷,然而这两点,却是身为集权君主所必要的素质。拉美西斯二世,能够活到九十六岁并不是因为他健康的身体,或者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多的神庙,更多的,是他的谨慎,以及对万事缜密的思考。

这是官邸中给艾薇专用的硕大浴池,装饰极具埃及风格,虽然其华丽程度怎么也比不上数月前她曾经使用过的底比斯宫殿浴池,但她依然十分满意。回到这里来也已经快两个月了,这还是她为数不多的一次舒适的沐浴呢。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到马特浩倪洁茹王妃了吧?”

“艾微,你真的好聪明,难怪王兄如此器重你,连他最喜欢的梅要人,都不把你交出去。”

突然,布卡的喊声穿过水波直接在耳边响起。艾薇一口气没吐匀,被池水狠狠地呛到了。她慌忙浮出水面,剧烈地咳嗽起来。

艾薇愣了一下,迈赫是啥米东东?可能是某种长度单位吧,不管它,反正都一样,“对,一……迈赫长吧。”

什么?艾薇抬起头,望进了少年碧绿的眼眸里。这是她第一次认真地看布卡的脸吧,那双如绿宝石一般的眸子,原来是如此的清澈,就像是一汪见得到底的泉水,竟然不带有一丝杂质。那一刹,她突然被这种真诚打动了,思绪一下子哽咽在喉咙里,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刚才有人叫了吧。

艾薇犹豫了一下,身后的布卡推了她一把,她就踉踉跄跄地走了上去,站到了拉美西斯的眼前。拉美西斯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在距她不过一米处停下,高大的身体将艾薇眼前的光亮全部挡住。艾薇不自然地鞠了个躬,就又站直起来,看向年轻的法老。许久没有这样近距离地看他这美丽的双眼了吧,那琥珀色的双眼,总是含有一种神秘的魅惑。正在她发愣的时候,拉美西斯轻轻拉过她的手,将黄金小狮放于其上。在那冰冷的手指接触自己的那一刻,时间突然静止了,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艾薇的世界只有他们两人。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难以形容的感情,既是温柔又具哀伤,那份复杂的情愫就好像一股热流,不知不觉流进了她的心里。

大厅里一片哗然。

梅恭敬地向法老躬身道:“陛下,这位艾微阁下年纪虽轻,但是知识真是渊博啊!这是我们埃及高级的建筑师才知道的测量技巧。在下佩服,实在佩服……不知道艾微阁下是否愿意成为建筑师呢?”

两个人的视线交错了大约三秒钟,艾薇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然后一头扎进水里。布卡慌乱地叫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我,我这就出去!”

拉美西斯微微颔首,示意她可以说下去。艾薇清了清嗓子,说:“如果要我知道神庙的高度,只需要一支长度为一个计量单位的直棍。”

亚曼拉点点头,“我的,这个荷花吗,嗯……其实也不能全算是我的,马特浩倪洁茹姐姐也是用这个纹章的,总之王兄的两个王妃都是用这个纹章。”

所有的猜测都转换为了一个词语,只差说出口。但是他们不敢说,因为法老禁止他们说。整整五年了,自从那个少女消失以后,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啊,噢……谢谢。”艾薇的慌乱,转化为了一丝不好意思,“谢谢公主。”

“安静。”法老缓缓开口,又换回了静默,但是众人的想法,就如同火山下的熔岩,随时都要迸发出来了。厅中骚动的气氛,让艾薇十分不安。她轻轻地推着拉美西斯,想要从他怀中逃出。

她结结巴巴,语不成句,那断断续续的话语飘在如死亡般安静的大厅里,显得更为势单力薄,底气不足。拉美西斯闭上了双眼,浓厚的双眉微微蹙起,他仰天长叹一口。半晌,当他再低下头来,睁开眼睛,眼神落回艾薇身上的时候,目光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淡。

众臣恭敬地列于中道两旁,向法老行礼。拉美西斯轻轻摆摆手,说道:“今夜是欢庆的日子,礼节就免了吧!”厅内立刻一阵道谢,然后欢腾的讨论声又渐渐回来了。拉美西斯坐到大厅中央宽大的宝座之上,随意地倚着柔软的驼毛靠垫,拿过侍女递上来的酒杯,伸向众人,“今夜各位可不拘小节,君臣同庆!”语毕,举起酒杯一口饮尽。大厅之间顿时觥筹交错,谈笑不绝。

“够了够了够了,闭嘴!”艾薇冲过去堵住他的嘴,“不许让别人知道我是女的,听见没有!而且我也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艾薇看着她那张精致得

“王兄?”亚曼拉公主难以置信地叫道。从来没见过王兄会这样对待别人,也从来没有听过他叫这个名字,整整五年了,“你说谁是奈菲尔塔利?”

马车,载着各怀心思的两个人,进入了王宫。

男子谦卑地鞠了一躬,道:“那么在下不才……就请问即将竣工的辛克布神庙的高度要如何测量才最为精确,最为快捷吧。”

又过了不知多久,远远地看到了王宫的大门,艾薇轻轻呼了口气,看向那辉煌的宫殿。突然此时,红发的少年好像下了很大很大决心似的抬起头,坚定地看着艾薇,一字一句地说:“艾微,布卡会保护你的,不管发生什么!”

熟悉的名字,难忘的名字。

没关系吧,他毕竟是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啊。

没有听过的名字。艾薇侧过身去,拉了拉布卡的衣角,“喂,亚曼拉公主是谁?”

炙热、充满着激情、仿佛随时将她揽入怀中的关切。

艾薇慌乱地将拉美西斯扣在自己肩上的手往下掰,“陛,陛下……我,您,我是……”

她缓缓地呼着气,看气泡从自己的嘴边飘上去,飘到水面上去,然后如梦幻一样碎裂。

艾薇缓缓地转过头,和厅里的大臣们一起望向门口,翘首等待拉美西斯的第一个偏妃。

“我看到了你的身体,虽然在埃及女子裸露不算什么,但是我不知道你的国家是不是……”

“黄金般的头发!”

这个人位高权重,并且以荷花的图样为纹章。

拉美西斯便将她抱得更紧,加快了步伐,在一片议论之中离开了大厅。

刚才要进来的时候,诸多侍女一定要服侍她入浴,弄得她十分尴尬,连连拒绝。本来就不习惯被别人看到自己的裸体,更何况她也不能让人发现自己是女人。

传令兵又是一声锣响:“王妃,亚曼拉公主,到——”

拉美西斯对大局的掌握、后路的安排、以少胜多的战场指挥以及战后的处理,使得他在众臣中的声望更加提高了。众臣愉悦地赞美着并等待着这位年轻法老的到来,大厅里洋溢着快乐与和谐的气氛。

艾薇脸红了,连连摆手。太不好意思了,明明没有什么,却被别人称为知识渊博,简直是一种变相的讽刺。正在她考虑如何拒绝的时候,拉美西斯却开口了:“艾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本王要将他留在身边出谋划策,如果建筑院缺人,可将其他有为青年调去。”

但这心中的沮丧又该如何说明呢?

“啊!”艾薇痛苦地叫了一声,双手堵住自己的耳朵,把头埋进了双肩。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了颜色,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了声音。她,不是忘记了吗?她不是决定不想哥哥的事情了吗?为什么远在三千年前,看到这个陌生的少女,却好像让她看到曾经的自己一样,那些本来已经隐隐散去的情感,竟然又一次出现在心中,让她几乎不能控制自己。

“还记得五年前她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现在可真是沉静了许多……”

在这个大厅之中,有一个人想要谋害法老。

“奈菲尔塔利!”

布卡一边说,一边用手遮着眼睛往门外退,不小心被身后的摆设绊了一下,直接摔倒在地上。他闷哼了一声,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匆匆地跑了出去。

“唉,再美丽也架不住失宠啊,其实她也蛮可怜的。”

拉美西斯穿着简单的亚麻白衣,系着金黄的腰带,手持一把精致的宝剑——他是整个大厅里唯一一个可以带武器的人,深棕色的头发被简单地束在脑后,垂在他宽厚的背上。他的身后是礼塔赫,依旧黑发及腰,面带微笑,亦步亦趋地走在法老身后。

正在翻白眼的时候,她突然感到拉美西斯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她一抬头,就看到那双迷惑人的眼睛,正越过密集的人群,锁在了自己不屑的神情上。她慌忙调整表情,做出一副好崇拜、好想得到的样子。那一刻,年轻的法老嘴边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可只有不到一秒,这微妙的波动就又隐于他冰冷的面孔之下了。

又先后有几个自告奋勇的人站出来,但都被梅一一否决了。很快,原本群情激昂的大臣们,都没了声音。拉美西斯没有表情地看着他们说:“怎么?接受过拉神祝福的最具智慧的诸位,竟没有一个可以解答出梅的问题吗?”闻言,大臣们更是几分羞愧,纷纷垂下头去。

大厅里一片静默,紧接着就是恍然大悟的欷歔声。艾薇心中暗自好笑,其实这就是一个小学生的几何问题,这些上了年纪的臣子,脑筋还真是不灵光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