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在孟斐斯

上一章:第二十章 宠爱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与神对话的少女

努力加载中...

“当年说这个名字是为了好玩儿的,其实我的名字,”艾薇眨眨眼,“叫艾薇。”

过了片刻,略带疲惫的脸上竟渐渐显示出了几分挡不住的喜悦之意。

“是,陛下。”

彼此心照不宣,这个内奸应该就是能够时常见到法老、地位崇高的某人。

“你在发什么呆?”艾薇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伸出手在拉美西斯的眼前挥了一挥,“我准备好了,你快点呀。”

“她是给王国带来战争的人,给法老带来不幸的人。”

拉美西斯心疼地看向她,走上前去,轻轻地将她横抱了起来。

这简直就是她深恶痛绝的大男子沙文主义嘛!

尚未进入城市中心,就看到了由雪花石制成的巨大而威严的司芬克斯神像,与不远处的阶梯形金字塔遥相呼应,瞬时就塑造了一种别样的壮丽与奢华。霎时间,艾薇的嘴几乎要合不拢了。虽然在现代从未亲身去过埃及,但也曾经见到不少相关的图片文字。而现代遗留下来的金字塔与狮身人面像带给她的仅仅是一种饱经历史沧桑的古朴感与对古人高超建筑技巧的惊叹。她从未想过,崭新、原貌的这些古建筑,竟是那样的震撼、华丽、精致。

原来如此,这就是他所说的“好玩的东西”吧。

“可是……”

“王兄!”

“殿下请原谅奴婢照顾不周。”

“巴比伦风格的头纱、织布,请看一看。”

只要他的躯体还剩一分一毫在这世界上,他就不会忘记对她的情感。

他一愣,随即答道:“是,陛下圣明。”

临近中城大门的时候,拉美西斯淡淡地从侍者手里要来一块头巾,不由分说地把艾薇的脸和头发围了个结结实实,只剩下一双水蓝色的大眼睛忽闪忽闪。

话说完,艾薇就又失去了意识一般熟睡了起来。拉美西斯抱着她,嘴边竟然勾起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他摆摆手,示意三队艺人下去领赏,转身向寝宫走去了。

亚曼拉此言一出,同在一个大厅里面的人们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侍从、侍女们纷纷跪倒在地,不敢抬起头来,大臣们、守卫们不由得都严阵以待,带着几分紧张地看着被各种头巾、面纱围得严严实实的艾薇。瞬间,厅里的空气就好似凝结了一般,变得异常沉重了起来。

“对了孟图斯。”拉美西斯又叫住了即将出门的他,“你快派人从底比斯把奈菲尔塔利的那个名叫舍普特的侍女接过来,她过不了几天就会吵着要见她的。”

艾薇点了点头。这样的少女居然会是内奸,若不是此时她手里已经有了十成把握,连她自己都不禁会怀疑自己的判断。

“应当是了解我们的军事计划的人……”拉美西斯淡淡地说,“从今天起,所有的军事计划,仅由你我商定,祭祀不可知道行军路线,所有军士,只有在出发的前一天才知道目的地和行军原因。”

祭司脸上稍露为难之色,负责后勤的内臣就胆战心惊地开了口:“陛下,迎娶王后的仪式十分复杂,老臣至少需要十日才能准备完毕啊!”

或许是赶上了某种集市之类的日子,放眼望去,好像整个城市都塞满了黑压压的骆驼,还有成群结队赶着羊与骡子的商贩,在一群群动物骚动不安的声音与恐怖的“味道”间,穿插了不同肤色、不同打扮的各国商贩,各种口音的叫卖声几乎要震翻了天,一间间临时搭起的简陋店铺中,各式各样的商品更是让人目不暇接。

“亚曼拉,这次婚礼不用你祈福,你在孟斐斯好好玩几天,便可以回去了。”拉美西斯淡淡地说着,琥珀色的双眼,却一直看着艾薇。

见到拉美西斯的时候,少女琥珀色的双眸里骤然放射出了无法隐藏的兴奋光芒。

前些日子一直有所传闻,说奈菲尔塔利殿下其实串通赫梯、阴险恶毒、使用各种卑鄙手段勾引法老,现在看来,这谣言定是不攻自破了。她率领军队成功挽回塞特军团先遣部队败局的故事早就传入了孟斐斯的大街小巷,如今又对素未谋面的下人如此宽容,看着她一副大而化之的样子,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将她和“阴险恶毒”几个字联系在一起。而法老对她的宠爱,又明显是发自内心而无法遮掩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奈菲尔塔利单方面勾引的结果。

宛若初见一样,亚曼拉公主还是甜甜地笑着。

孟斐斯的议事厅虽然相较底比斯的略微缺少了点气势,但是门前雄伟的雪花石雕塑和厅内华丽的青花石地板,一样可以说明这个场所的重要性。如今,大埃及的法老又稳坐于其中,自然更是增添了几分威严之气。群臣更是毕恭毕敬,大气也不敢喘地听从法老的指示。

“薇?”他的嘴巴好像从来没有发过这样的音节,十分不自然,听起来却有着一种别样的韵味。艾薇的心不由得随之悸动了起来。对,薇。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自己的名字,如今从他嘴里叫出来,居然会令她有几分不好意思!她点了点头,把他叫停,弯腰拾起一块石子,在沙地上径自画了起来。

由她来做埃及的王后,应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吧。

感到身体微微的震动,艾薇蒙蒙地睁开了眼睛,隐约间看到了拉美西斯的脸。她糊里糊涂地嘟囔着,“我是真的想去逛街……”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喃喃地说,“他们表演得其实也很好,你要好好赏赐他们呀……只是,我很想逛街……”

“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琥珀色的双眼看了看地上七扭八歪的图画,视线又移到了不停碎碎念的艾薇身上。

霎时间,她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咦咦?

亚曼拉退后了几步,清澈的大眼睛仿佛十分委屈地眨了眨,继续说了起来:“王兄,亚曼拉只是客观地转述神谕啊。从来没想过要欺骗王兄。神说,金发的少女不属于埃及,她会给埃及带来战争,带来纷扰,带来对法老不利的事情。”

大胆的女人们看到拉美西斯,都会冲他抛个媚眼,或者故意在他身边经过、碰触他的皮肤,他却好像习以为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艾薇却感到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她猛地拽住拉美西斯的胳膊,揽在怀里,宛若一对情侣一样亲亲热热地和他走在一起。

这是艾薇第一次来到孟斐斯。

听到这个词,拉美西斯好像被针扎到一样,蓦地转过身来说:“奈菲尔塔利,这与你没有关系,回房间去。”

“七日之后,除非是禁忌的日子,否则最晚七日之后我要迎娶奈菲尔塔利为大埃及的王后,不管有什么困难,你们也要保证仪式的顺利进行。”

仔细想想,到现在为止的种种纠葛,追根究底,大半都是因“内奸”风波而起。所以与亚曼拉公主的相遇,对艾薇来讲,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同时也是她早已决定在这个时代必须要解决的事情之一。

“对对,艾草的艾,蔷薇的薇。准确地说,我的名字就是一个字,‘薇’。”

“能否提前至三日后。”

“快点起来!你怎么能趁我睡着了偷偷上我的床?”艾薇恼怒地叫着,一边用手推着他。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重啊,怎么推也推不动。

“好了,你们可以退下去了。”拉美西斯挥挥手,“孟图斯,你留下。”

完了!这下全完了!往日只是听说陛下热爱奈菲尔塔利,但如今亲眼一见,才知道这绝非谣传,而且令人大跌眼镜。而他们现在居然让殿下无聊到睡着了,他们一定完了。尤其是那三队来表演的艺人,更是胆战心惊。他们世世代代以为孟斐斯王宫带来欢愉为生,如今当着未来埃及王后的面表演,却丝毫不能引起她的兴趣,看来,这百年积淀下的祖业,就要毁在他们手里了。

“你看,这个字是这样写的,”她在地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汉字“薇”,紧接着又在旁边笨拙地画了一朵勉强可以称之为蔷薇的小花,“这朵花就叫蔷薇,你们这个年代还没有呢。”

“这是什么?”艾薇好奇地走过去,拉开了门。

“够了,你给我退下去。”拉美西斯带着几分威胁之意地说着,如果亚曼拉继续说下去,他或许会做出令自己都惊讶的事情来。

很快地,聪慧、善良、不拘小节,这些形容艾薇的词汇开始在孟斐斯的王宫里蔓延开来。不参与任何政治游戏的侍从及民众开始发自内心地接受这个神秘的外国少女。

少女伸开双手,开心地跑了过来,完全无视艾薇以及接见大厅里任何一位内臣和侍从的存在,十分自然地依偎到拉美西斯身旁。拉美西斯仍是没有表情地抚了抚她的头,问道:“你怎么突然跑到孟斐斯来了?”

“是!陛下。”这一次不敢再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大家都恭敬地应了法老。

“可是王兄,”亚曼拉笑着,宛若一个不慎掉入人间的天使一般,“得到消息后,亚曼拉当晚也得到了神谕,他们都说,与奈菲尔塔利殿下的婚事是违背拉神旨意的,会给埃及带来沉重的打击。王兄,即使这样,您还是要迎娶她为王后吗?”

“陛下命令竖琴手洛瀑特、响板队卡、俾格米杂技表演者米米路为奈菲尔塔利殿下表演——”

跪在下面胆战心惊的艺人、侍从不由得抱着感激在心底大大地出了一口气。

接触过艾薇的人开始抱着一种积极的态度去面对艾薇。

沐浴更衣之后,几天以来长途跋涉的疲倦仿佛全部消失殆尽了。艾薇一身清爽地盘坐在椅子上,十分没有淑女形象地、自己用莲花图腾形状的小扇子,不停地扇扇扇扇,两旁的侍女非常想上前服侍,但显然艾薇不准,这就弄得她们十分的局促不安。

艾薇突然有一种十分无厘头的感觉,连连挥挥手道:“别这样紧张,快起来吧。”

艾薇慌忙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还好,衣服都还在。

“噢……可是路不平,光脚会很疼啊。”艾薇退后了几步,脚趾微微地勾了起来。

拉美西斯剑眉微蹙。

她的脚很小,皮肤也很细嫩,这在埃及是十分少见的。拉美西斯的唇边不禁又勾起了一丝弧度,但他生生地把这一份温和的笑意压抑了下来,淡淡地说:“没有说让你光脚啊,你去和外面的侍女换一下鞋子吧,动作要快。”

等了那么久,她终于要在拉神面前发誓,成为他永远的妻子了。

“殿下,这是由玛瑙、绿松石和青金石制成的颈圈,价值一百头羊。”一旁的侍女说。艾薇伸过去的手又缩了回来。这样价值的一个颈圈,怕是比卡地亚珠宝还要贵上几倍吧,那可是相当的奢侈,虽然在现世,哥哥给的零花钱随便买几件LV,Gucci都不成问题,但是艾薇却并不是一个愿意把钱都穿在身上的人,她会觉得很不自在。

仔细想想,回来古代这么长时间,除了最开始有好好打扮过一下,后来一直都是穿得不男不女的。不过这也是因为穿着古埃及女人的服饰,行走太不方便了!艾薇好奇地走进了那间闪亮的小屋,左摸摸、右摸摸。

更没有征求她是否愿意嫁给他的意见。

今天的集市一如既往地热闹,艾薇跟着拉美西斯,小心地避开那些嘶叫着的各种动物,目不暇接地打量着这熙熙攘攘的街市。街上的人穿着相较底比斯确实开放不少,尤其是女人,裙子紧紧地包裹着身体,裙摆有着漂亮的褶形花边作为装饰,单肩吊带,低低的领口,丰满的胸部若隐若现。

他不置可否,她起来得太晚了,他都去接见过朝臣,又换好了衣服返回来,她却还在呼呼大睡。“你穿成这样可不行。”他打量着她金色的头发,水蓝的眼眸,白皙的皮肤——就这个样子出去太危险了,他拽着她,走进了卧室里那间装满衣服、饰品和假发的暗室,耐心地给她戴上深蓝色的假发,又用纹路简单的头巾、面纱将她围了个严严实实、滴水不漏。

其实并不用这样,她说的话,他一次便都记住了。

望着她毛手毛脚的身影,他不由得又想笑了。

“没有如果。”

她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光景,几乎舍不得眨一下眼。

“把自己裹得严实点,我们去集市上逛逛。”

厅中,又是一片无声的哗然。艾薇仿佛能听到大家在心底的动摇之声。几十双充满疑虑的眼睛落到了艾薇的身上,怀着几分戒备地打量着她。

她拽着拉美西斯,开心地往前走。突然一个身影闪了过来,毕恭毕敬地对拉美西斯欠了一下身。定睛一看,应该是西塔特村的武士,法老的禁卫兵。

亚曼拉还是笑着,但是又后退了几步,“王兄别这样凶嘛,我先告退就是了。您别忘了,亚曼拉是不会说谎的,因为任何一个谎言都会让亚曼拉失去‘与神对话的能力’……我就待在孟斐斯好了,如果王兄决定进行‘神的审判’,亚曼拉随时待命。”

艾薇当下突然感到一种强烈的挫败感。亚曼拉公主的话听起来虽然荒谬,但她却无法反驳!没错,对埃及而言,是她改变了历史、带来了战争、缩短了法老的性命。虽然近日流传得沸沸扬扬的谣言都是假的,但是她带来的影响却是真的,她突然觉得自己双腿的力气仿佛要流失了一般,慌忙扶住身边的柱子,勉强地支撑自己站住。

“殿下,这是……”

“不行。”

……

孟图斯心中又是几分感动。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法老也没有怀疑自己。他是多么的幸运,选对了一名独一无二、十分信任自己的“主”。多么希望布卡也能尽快选定这样的一位“主”,全部的忠心有相应的信任作为回报,这是多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艾薇很是不以为然地指了指她们,“就是你身上的这种,帮我拿一套吧。”

“如果需要什么东西,可以叫侍女给你买。”

拉美西斯用手轻轻地把垂坠下来的发丝拉到一边。天气真是该死的炎热,比起底比斯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希望她的身体可以尽快适应……处理完这些日子的政事之后,话题就转移到了迎娶王后的相关事宜上。

……

四周的侍从们不由得偷偷抬眼,惊讶地看着他们伟大的法老。什么时候见过他如此怜惜的眼神,又有什么时候见过他如此温柔地抱起女人。拉美西斯一将视线从艾薇脸上移开,他们就又慌忙垂下头去,战战兢兢地趴跪在地上。

艾薇轻轻地开口道:“神的审判……是什么?”

“我觉得很无聊……”水蓝色的眼睛百无聊赖地瞥向窗外,现在集市应该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吧,如果舍普特在就好了,这样她们就可以偷偷地跑出宫外,疯狂采购一把。最好还有布卡,他可以做肉盾保护自己。等拉美西斯来了,一定要和他确认舍普特以及奈菲尔塔利的安全。她打了一个哈欠。旁边的侍女立刻心惊胆战地下跪,低着头,异口同声地说:

闭上双眼,他微微地叹气。

他的灵魂就不会离开她。

声音虽然小,但是却被耳尖的艾薇听到了。

见拉美西斯进来,屋子里的人不由得都带着几分惧怕地跪了下来。竖琴手洛瀑特、响板队卡、俾格米杂技表演者米米路更是跪得夸张,几乎要把头塞到地板里面一样,还不住地如筛糠般发着抖,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是。”

当拉美西斯还在为是否立刻返宫犹豫的时候,艾薇主动靠了过来,说道:“我正好累了,我们回去吧。”

这这这,艾薇的脸腾地一下红起来,这可不一样啊!毕竟还没有到“以后”啊!她刚刚攒足力气,想怒吼一声,年轻的法老又开口了:“你快去准备一下吧。”

艾薇反应过来了,是“逛街”,他要和她一起去逛街!一种别样的欣喜骤然涌上了心头。这是约会吧?这算不算约会啊?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啊!四肢好像一下子就充满了活力,她猛地从床上蹦了下来,跳着向外跑去,中途还差点撞翻一个摆在一旁的花瓶。

“别让我说第三次,回房间去。”

“……孟斐斯人口混杂,我不想被无谓的人看去了你的脸。”

看着她的身影逐渐远去,他一拳打在大厅的柱子上,不顾血丝微微地从指缝间渗出,过了片刻,他才冰冷又决断地甩下几个字:“把祭司和孟图斯都叫到议事厅,现在。”

拉美西斯微微颔首,接着就对怀里气嘟嘟的艾薇说:“我已命人安排了住处给你,你好好地待着,不许乱跑。孟斐斯的宫殿里也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很快你就不会想着跑出去了。”

“是。”

“快去拿,不然我怎么沐浴更衣呀。”艾薇笑盈盈地不让她有反驳的机会。

她一定是累倒了。

群臣退去,红发的青年恭敬地站在法老面前,看着自己俊美的君主脸上流露出些微挡不住的倦意。长途跋涉了数日,没有休息,就立刻召开了议政会议,有这样的表情,也是很正常的吧。他低下头,听侯发令。

不,说不定连性命都会没了。

“由叙利亚运来的异国风情香油!”

古铜色的肌肤,琥珀色的双眼,少女全身上下散发着年轻人独有的健康魅力。她带着当时颇为流行的深蓝色及肩假发,上面点缀着青金石和绿松石制成的雏菊缨穗,丰满的身躯被埃及女子典型的白色贴身长裙十分合契地裹了起来,行动间竟然流露出一种妖娆的气质。

琥珀色的眸子冰冷地扫了内臣一眼,那臣子便胆怯地躬起腰来,不再言语。

呃?

“好了,我们继续逛吧。”艾薇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充满活力地站了起来,“我刚才看到那边有卖很可爱的首饰!我想去看看!”

几个人一时胆怯地低下了头。

“假发假发假发!!最新样式的!”

“艾……薇?”

侍女脸上渐渐显出为难的神色。亚麻?那是很便宜而且很普及的布料,她们以为奈菲尔塔利殿下有本事能当上法老的宠妃,一定是个对穿着、打扮要求苛刻的终极美女。而且当法老的命令传来时,也说要准备最好的服装和饰品啊……白色的亚麻短衫,那只是侍从的打扮,她们,她们真的没有准备。

“啊?这又是为什么?”

“我们那里约会都这么走路。”艾薇大大咧咧地说着,水蓝色的大眼睛不住地瞪着妄想靠近拉美西斯的埃及美女们。既然决定好好交往了,她才不想将这个男人也给别人分享呢。碰一下,不,看一下都不行!

“愣着做什么,再不去说不定我就会改变主意。”他微微张开眼睛,淡淡地说着。

听着她在外间隐隐约约地叫道:“有人吗?帮我拿一套上街可以穿的衣服呀!走路方便一点的,简单一点的。”拉美西斯的嘴边勾起了微微的笑容。最近总是在笑呢,抑制不住地笑,快乐地笑,发自内心地笑。就好像这么多年来的幸福全部都积攒到了最近几日,让他置身于一种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愉悦当中。

何况这个人居然连个浪漫的“求婚”都没有给她。

亚曼拉公主笑盈盈地走出了门去,厅中的气氛却依然凝重,没有人敢说话,但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对艾薇的信任,随着笑盈盈的亚曼拉的一席话骤然间变得支离破碎了起来。

“你马上就是埃及的王后,不能让你随便出去,在这种地方乱逛。”

“我听说孟斐斯的人穿衣风格要比底比斯开放很多,没必要非搞成这样吧?”她小小的个子被包得好像粽子一样,只剩下一双水蓝色的眼睛还在外面忽闪忽闪。

“绿松石特制而成的手镯和项链!”

“够了,”艾薇决定不使用这些名贵得过分的衣物,“我想穿亚麻的短衫,白色的。”

与底比斯的肃穆之美不同,孟斐斯给她的感觉是奢侈的,甚至带有几分浮华。相应的,这里的政治与宗教气氛也没有那么浓烈。仔细想想,孟斐斯离开富饶的吉萨自治区不远,又地处一个交通便利的场所,各国的商人必然会选择这里为一个重要的贸易口岸。这里流通的物品更应该是其他地方的数倍。无怪乎,即使到了今天,人们提起孟斐斯这个几乎消失的古老城市,还是会啧啧称叹,把它形容为当时的“国际大都市”吧。

从西奈半岛向西,行船一天越过红海,再走了数日,一行人就顺利地到达了下埃及。

“嗯!是!陛下!”艾薇开心地点了点头,扮了个鬼脸,就又一溜烟跑了出去,长长的头巾几乎要将她绊倒。

“还有,把祭司奈菲尔塔利从牢里放出来,贬为神殿祭司,奉职底比斯西岸。”

“你们不是都喜欢用象形文字吗,这个花就是我的名字,你一定要记住啊!我叫艾薇。可以私下里叫我薇的。”

“王兄,亚曼拉听说您要迎娶奈菲尔塔利姐姐为王后了,特地来恭喜您的。”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艾薇突然觉得有一丝冰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定睛一看,却只看到了亚曼拉清澈而美丽的眸子,冲着自己甜甜地笑着,“恭喜你呀,奈菲尔塔利姐姐。”

一屋子琳琅满目的衣服、面纱、饰品、假发以及各种女人的日常用品,整整齐齐、分门别类地摆放在那里。那些衣服一天换一套的话,几乎可以穿一年!另外还有一面一人高的镜子,在这个年代,这样大小的镜子,是很少见的。

片刻之后,孟斐斯热闹的集市里就多了一对年轻的男女。看他们的穿着,应该是一对普通的兄妹,或是一对情侣。男人戴着孟斐斯随处可见的假发,袒露胸膛,围着一条短腰带——一种简单的裹在腰间的长方形布料,打了个结系在腰间,手里拿着一把破旧的铜剑,只是那张脸却真是俊俏得很,引得人不由得想多看上几眼;女人个子则是十分矮小,被各种头巾、面纱裹得严严实实,吃力地跟在男人后面。路人看到他们都不由得会心地一笑,这男人应该是很紧张这个女人的,即使在孟斐斯这种穿着风气十分开放的地方,依旧是让她围得滴水不漏,甚至连一寸皮肤都不给人看,真猜不出在那层层的面纱之后,又会是怎样的一个长相。

到了孟斐斯的宫殿,总觉得侍从们对自己的态度更加崇敬了起来,有的时候几乎让她感到有些束手束脚。正在思忖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传令兵的声音:

话音刚落,就上来了三队人,为首的是一位抱着竖琴的埃及帅哥,紧随其后的是拿着各种乐器的一队人,有男有女,看起来十分类似于现代的乐队,最后是一个长相奇特的侏儒,手里持着若干杂耍的道具。

她在他眼前转了一个圈,又是那一身简朴的白色亚麻短衫。他甩掉方才的担忧,笑着起身,也是一身朴素的打扮。艾薇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喊道:“啊,你早就准备好了啊!”

亚曼拉公主,不就是雅里告知她的那个串通赫梯、通风报信的内奸吗。艾薇水蓝色的眼睛里划过一丝阴霾的神色。本想等以后回了底比斯再解决她的事情,现在她反而自己送上门来了。

“奈菲尔塔利是不祥的人,她是给埃及带来灾难的人。”

艾薇大眼睛一转,决定绕开这个话题:“啊!呃!那个……对了,其实我不叫奈菲尔塔利。”

“可是……”

拉美西斯的眼中骤然闪过一丝阴鸷狠毒之色,冰冷得宛若将视线所达之处全部冻结。刹那间,厅中沉寂得如同死亡一般。大家全部屏息垂头,唯独亚曼拉,依旧天真地笑着,指指艾薇道:“王兄,如果您执意想要迎娶她,可以通过‘神的审判’呀。唯有神才可以决定她是否适合做埃及的王后。”

“开放再多也和你没关系。把鞋子脱下来。”

他要和她在一起,永远地在一起,即使再过千年、即使王国消亡、即使拉神都忘记曾经眷顾过他。只要尼罗河还在流动,太阳仍在照耀,他对她的执著就永远不会消逝。

“孟图斯,我们身边的内奸,还没有解决呢。”

“但是我想自己……”

在艾薇等待婚礼的那段时间,人们的心中也逐渐产生了一些兴奋的期待。

军队驻扎在了城市附近后,拉美西斯、孟图斯、布卡等人与法老的亲卫队一起进入了城门。艾薇与法老共乘一骑,还没有进入中城,就已经开始有些蠢蠢欲动了。记忆里布卡也曾经讲过,各国的商人都会经由吉萨来到孟斐斯,所以这里一定有着能够代表这个时代的最为繁华的商品集市。她其实是很热衷于逛街和采购的,尤其到了三千年前这个精神食粮贫乏的地方,这项娱乐更是要被提上日程。

几个人无奈地交换了一下眼色,就匆匆地退了下去。

“如果……”

“陛下派人过来吩咐过,奴婢们就提前准备了,希望殿下能够满意。”

“孟斐斯各国的人都有,较为杂乱,你要好好地待在王宫里。”

那么,她呢?

终于……

“陛下,依照您的吩咐,臣夜观星象、问询诸神,得知十五日之后,是适宜的日子。”一位祭司恭敬地向拉美西斯汇报。

“奈菲尔塔利,在街上,不要这么走路。”拉美西斯想将胳膊抽离艾薇,无奈她却好像较劲儿一样,双手抱得紧紧的。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只有位高权重大富大贵的人才会穿你这样的鞋子,我猜你也不想惹上什么麻烦吧?”

“这又是要做什么?”

原来一直有人跟着他们呢!艾薇雀跃的心情不由得染上了几分沮丧。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地方人口混杂,他又贵为法老,随时有人保护自己也是很正常的啊。没有层层簇拥,八抬大轿,她早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但是殿下……”

“亚曼拉,不许胡言乱语。”拉美西斯冷冷地呵斥了亚曼拉公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样的话,对艾薇是非常不利的,几分怒气不由得涌了上来,“退下去,婚礼前,你给我回上埃及去。”

准备什么?她一下子懵了。

她指着眼前那堆不是东西的东西,结结巴巴,语不成句。拉美西斯不以为意地睁开琥珀色的眼睛瞥了狼狈的艾薇一眼,接着又闭上,懒懒地说:“孟斐斯王宫是我的,睡在哪里是我的事情。”

与在上埃及的底比斯所见光景略有不同,这里的尼罗河流速略有增幅,平稳的河水在这里仿佛被赋予了更为浑厚的力量,仿佛争先恐后地加快脚步,尽快地投入地中海的怀抱。隔着尼罗河向西眺望,可以隐隐看到诸多宏伟的金字塔。大队人马匀速前进,渡过尼罗河抵达西岸,便抵达了下埃及的首府——孟斐斯。

“奈菲尔塔利……”拉美西斯无奈地顺着她,颇有几分别扭地走着,“你还和别人这样‘约会’过吗?”语气里带了几分醋意。

进了城,艾薇才知道这个所谓的“人口混杂”究竟指的是什么。

拉美西斯还是闭着眼睛,纹丝不动地说:“反正几天以后就都是睡在一起。”

正在她暗自气恼的时候,孟图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陛下,宫殿到了,已经按您的吩咐,提前召集了大祭司和内臣在议事厅待命。”

“殿下,这是最上等的乳香,从赫梯王国运过来的,价值五十头羊。”很小的一个少女状容器,实在没看出来可以有这样的价值。

他一定是很生气了。究竟什么是神的审判,为什么又要这样的紧张?她或许应该找人问问,艾薇轻轻地咬住下嘴唇,慢慢地往自己的寝宫蹭回去。

“好了,你也下去吧。”

虽然礼塔赫死了,与赫梯的初次交锋业已告一段落,但是内奸却依然是潜伏在身旁,没有被剔除。与赫梯的全面战争迟早会爆发,这也是为什么法老会留在战略地理位置更为重要的孟斐斯的原因之一。在这种局势下,身边有一个敌国的内应是十分可怕的事情。

“她不能做埃及的王后。不管她表面看起来有多么睿智、多么善良。”

果然,这个亚曼拉公主绝对不是省油的灯。艾薇在心里为自己刚刚那一瞬不该有的仁慈而感到后悔。

到底什么意思嘛!艾薇非常不满地撅起了嘴,可惜被面纱严严实实地挡上了,她就只好瞪着一双大眼睛以示抗议。自从自己的黄金手镯被这个人拿走后,艾薇觉得他一下子就变得更武断起来!这个不行,那个不让,难不成真的把自己当了她的“夫君”?就算她不回去了,也不代表就一定嫁给他啊!何况……

拉美西斯见状不由得感到有几分奇怪,抬眼看去,才明白导致这一切惶恐的原因何在——罪魁祸首艾薇正蜷缩在宽大的椅子上,手里拿着小扇子,旁若无人地打起了盹,一行足以说明她睡眠有多么甜美的口水,可爱地挂在嘴边,如果仔细听,还可以听到细微的鼾声。

孟斐斯,相较首都底比斯,更像是一个经济文化中心。

把一些艾薇不感兴趣的商品忽略掉,居然还真有一部分可以刺激起她好奇心的东西。即使是在三千年前,大家还是很爱美的,也自然有了所谓潮流的概念。她非常、非常想去……逛街,虽然说这个购物环境算不上好,但她很想亲身体验一下在三千年前经济体制下购买东西、讨价还价的感觉。想到这里,她便试着转动身子,想和拉美西斯说说,但是话还没出口,就被他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西塔特村的武士靠近法老,轻轻地说:“陛下,亚曼拉公主今天赶到了孟斐斯,说是有要事求见。”

“殿下,这是阿拉伯的面纱,价值六十头羊。”噢噢,她报价报上瘾了。

某一天的睡梦中,艾薇翻了一个身,手臂出乎意料地碰到了什么东西。她不以为意地抱着“那堆东西”打算继续睡,片刻,却突然好像被电击一般,猛地清醒了过来。

孟斐斯的宫殿相较起底比斯的,更加的奢华,而且有点以舒适、娱乐为导向的感觉。从马上下来,拉美西斯就带着孟图斯等一干人匆匆去了议事厅,几位侍女领着艾薇去了一间十分豪华的侧宫。这显然是个非常华丽的居所,除了有寝宫外,还有硕大的浴宫、休息室、书房以及拥有七彩鱼池、种满青葱植物的后园。除此之外,艾薇还注意到在寝宫里面,有一扇很是独特的小门,上面刻着美丽的莲花,以青花石为主要材料,以金粉为点缀。

骤然间,一种深深的惧怕攫住了年轻的君主。

把孟图斯打发走后,拉美西斯将身体向后一靠,微微眯起眼睛,迎娶奈菲尔塔利的事情一定要尽快,以免在底比斯的那群老臣得到什么消息,以死相谏。他们不过是希望能尽力挽留把自己的女儿嫁入王宫为后的渺茫希望罢了。他并不怕他们这些拙劣的政治伎俩,他只是不希望在与她的婚礼上节外生枝,更不希望她再因为任何事情感到为难。

  • 背景:                 
  • 字号:   默认